回首頁
回索引
小时候,家里管腊烛叫 “洋腊”,管火柴叫 “洋火”。老奶奶还管肥皂叫 “夷皂”,“胰子”。一辈子都没改过来。这些新生事物原来都是漂洋过海,
由洋人,夷人带来咱们国家的。

洋蜡是由石蜡制造成的。咱们中国的石化工业起步的很晚,很晚。光绪三十三年 (1907年) 在陕西延安附近的延长县打了中国的第一口油井。
从1936年至1949年的14年间,在中共陕甘宁边区政府控制之下,延长油矿总共生产原油319吨。能点灯,烧炉子,没炼出汽油和石蜡。没有石蜡,
就没法制造洋蜡。没有洋腊,没关系。咱们中国早就有国产的蜡烛。

唐代的韩翃的《寒食》
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
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

咱们的蜡烛可是地地道道的蜂蜡制造而成。工蜂的第四到第七腹节的腹方,每个腹节有一对叫腊镜的蜡腺。蜂蜡的成份很复杂,包括了一些饱和
脂肪酸,不饱和脂肪酸,蛋白质。工蜂干的是苦活儿,脏活儿。身上带的灰尘,花粉,口水,还有说不清楚的一些杂物都随着它们从腹部刮下蜡质
建筑蜂巢时,成了蜂蜡了。

蜂蜡的成份这么复杂,各个成份的燃点都不同。在燃烧的时候,低燃点的成份烧着了,高燃点的成份还没法完全燃烧,于是就成了碳的微粒而没法
成为看不见的二氧化碳和水。黑烟于是生焉。
“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

蜂蜡里杂质多。点燃蜡烛之后,液态的蜡里的杂质在毛细现象引导之下上升到烛蕊的顶端,逐渐累积增大。然后,在火焰热度影响之下炸开了。
这就是 “灯花”,是挺恼人的东西。咱们在不慎摔破了杯碗的时候,为了讨个好兆头,说句 “岁岁(碎碎)平安!” 在烛顶炸开了 “灯花” 的时候,
咱们为了讨个好兆头,说句 “灯花报喜!” 其实,谁也不喜欢让灯花吓一跳,也不喜欢炸了的灯花掉了一桌子渣子。于是,在点蜂蜡烛的时候,
得过一会儿就把烛蕊顶端的杂质造成的小球剪掉,防范灯花爆炸于未然。唐代李商隐《夜雨寄北》诗里有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句。剪烛还有另外一个用意。烧着烧着,烛蕊长了。虽然烛光亮了些,蜡烛却烧得快了。剪烛能让烛烧得慢些。洋蜡烛是纯净石蜡制成的,不会有
灯花。我在当师范生时却常剪烛。那个年代,我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师范学校宿舍在晚上十一点钟拉闸停电关灯,我点上蜡烛再读一小时的
书。节俭惯了,舍不得蜡烛烧得快了,随时剪短烛蕊。

洋蜡纯净,烧了就没了。蜂腊不然。杂质多,烧了还能剩下一点灰。 唐代李商隐的《无题》 诗里有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句。

咱们中国用蜡的历史可以回溯到辉煌的殷商青铜器时代。那是铸造工艺灿烂开花的时代。青铜的鼎,彝,觚,爵,、、、都有用 “脱蜡法” 铸成的。
先用土坯制成铜器的 “内范”。然后在内范上涂了一层蜡模,在模上刻上花纹,文字。再在腊模上敷上较厚的细泥沙成为外范。把模范倒着放进炉里
加热,泄出融化掉的蜡模,得到坚硬,不畏高温的陶质内范和外范。最后,在内范和外范之间注入熔融的青铜液体。冷却之后,打破了内,外范就
得到了青铜铸件。 各家铸造方法大致相同,而巧妙则不一。如今,当了各种模范的人常不晓得模和范是什么东西。至于师范学校的毕业生里,
晓得这个 “范” 字是什么的更是凤毛麟角了。斯文啊!多丢范儿啊!

蜂蜡里含了不饱和脂肪酸。因此,在常温之下质地比较软。蜂蜡加了甘油,石蜡,颜料,香料,和一些乱七八糟的成份,加温注入模型里,凉了就
成了女士们为悦己者容的唇膏,眼影膏,腮红了。我在运气很背很背的时候,曾经咽下自尊,在化妆品公司里作过毒理学的工作,因此晓得这事
儿。

咱们小时候都学过 《踏雪寻梅》这首歌。歌词 “雪霁天晴朗。蜡梅处处香。、、、、、。”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uXO_XmtJ1w

蜡梅,可不是腊月的梅花。 梅花是蔷薇科李属的植物。蜡梅是不相干的蜡梅科的植物。腊梅开的花是蜡黄色的,因此叫蜡梅。
http://www.tulaoer.org/2-Landscape/4-Winter/2016/Chimonanthus.html

小学时代,教师在讲台上胡说八道,我不为所动,潜心进修水浒和岳传。从书本里学到了宋朝密信都是搓成了小球,封之以腊,称为 “腊丸” 的。晓
得唐代颜真卿多次用蜡丸密信上书肃宗却是后来知道的了。

注:
东汉的班固写的《汉书·地理志》里就记载着上郡高奴县 “有洧水,肥可燃”。秦汉时的高奴,在今日的延安附近,包括延长、延川在内。洧水是
延河的一条支流。东汉时代就知道洧水的河面有漂浮的原油,可以燃烧。

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云: “清水又东径(经)高奴县合丰林水,地理志谓之洧水也。故云高奴县有洧水,肥可燃,水有肥,可接取用之。”

北宋科学家沈括也对陕北延长一带的石油作了考察和研究,在《梦溪笔谈》中有所记述,并第一次提出了“石油”这个科学命名。

百度百科里,关于殷商青铜器铸造的部份,说脱蜡法是用了石腊。明显误谬! 那个年代,没有石化工业,不会蒸馏,没有石蜡,只有蜂蜡。
这些小子吹牛都没有老子吹得严谨!一代不如一代啊!



(大土佬兒于 2018 年寫于紐約阿帕拉契山內。)




.
 《说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