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 (Pueraia sp.) Kudzu, Japanese Arrowroot
今日,在美国南方旅行,最让人惊心动魄的是在多处生长的葛了。田纳西州,乔治亚州,阿拉巴马州,北卡罗来纳州,南卡罗来纳州的许许多多地方都已经沦陷于
葛了。 这样的沦陷,在目前还没有任何有效的方法拯救。 请看以下两个链接里的图片。  
http://www.invasivespeciesinfo.gov/plants/kudzu.shtml
http://www.google.com/search?q=kudzu&espv=2&biw=2560&bih=1467&tbm=isch&tbo=u&source=univ&sa=X&ei=lq9fVL6BL7LfsAShyYHgBQ&ved=0CDIQsAQ i

葛是豆科的植物。 西元 1876 年,日本人到 Philadelphia Continental Exposition,介绍 kudzu (kuzu , クズ , 葛) 这个用途多端的植物给美国人。 美国人很喜欢这个
能造纸,制成绳索,染料,葛粉食品,汉药,牛羊饲料,、、、、的东方植物。 葛开始进入了美国热爱东方风味人士的庭园了。  因为葛生长得很快,一天能长
一英尺,美国政府决定用种植葛来保护美国南方几州的土壤,免得被雨季的大水冲得流失了。 在1930s 到 '40s 美国南方几州的政府付农民每小时 8 美元的高工资,
让农民广植葛,以防水土流失。 所料未及的是在生长季为 12 个月,没有天敌,的情况之下,葛在美南一发不可收拾了。 原来说是能喂牛羊的,结果美国的牛羊
对葛的胃口缺缺。 能怪美国的牛羊吗? 美国人自己吃生鱼片和味噌汤都有相当的难度,怎么能指望牛,羊吃从日本进口的葛呢? 葛根能制成汉药,葛粉能制成
食品和饮料,这些都是好事。 可是在美国没有什么市场,工钱又贵,那么些长处也就等于零了。 美国想用杀草剂杀死葛。 没料到葛就跟那有九条命的猫一样地
难消灭。 这个祸害,就等着聪明的读者想高招儿解决吧。 您要是有高招儿,准能发大财。 美南几州的政府还会为您立下长生牌位,俎豆馨香。 要是您长得还过得
去,不吓人,没准儿还会在州政府和市政府的门前广场上立您的铜像呢。 近年来,巴西也在亚马逊流域伐林之后,大量种植葛,保护水土。  等吧!这些巴西的
二百五,不听老人言,不先问问我大土佬儿就盲目上马,瞎干一场。 您过几年,等着听巴西的二百五嗷嗷叫唤吧。

葛天氏是咱们中國(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的伙计,这儿没你的事了。请吧!)上古时代三皇中一位首領,在位時人民安定,被後人尊為樂神。其部落在今河南省
寧陵縣,是葛國和葛姓的祖先。

看了以上两个链接,读者不会不明白 “纠葛” 和 “瓜葛” 的词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