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茱萸 (Elaeagnus umbellata) Autumn Olive
『洋茱萸』的名字是我为这个植物起的。许多年来,我都是按照奥都邦学会(Audubon Society) 出版的植物图鉴管这个植物叫着 Russian Olive
(Elaeagnus angustifolia)。因为它跟咱们中国的茱萸都是胡颓子属(Elaeagnus) 的植物,我就又管它叫着『洋茱萸』了。后来一位网名叫着

『沙枣树』的网友提起中国大西北的名产『沙枣树』的洋名是 Russian Olive,而它结的果实不像我拍照的 Russian Olive,我开始怀疑那儿出了
错了。2005 年春天我买了一份美国植物分类学的 CD,这才知道奥都邦学会的植物图鉴错了。『沙枣树』 Russian Olive 跟这儿的树不同。
这儿的树是同一属(胡颓子属)的 Autumn Olive。这两种植物都跟真正的橄榄没有关系。

我们这儿每年的四月底至六月初『洋茱萸』Autumn Olive 开花。花香浓郁。是茉莉花的香味。2004 年 6 月大土佬儿到康奈提卡州看牡丹。

一路闻到洋茱萸的花香,于是干脆开了车窗。有一段三十几哩的路旁遍植洋茱萸。新开的小白花已经转变成最香的黄花了。这一路的享受呵,
真跟在天堂里一样。

洋茱萸在秋天果实变红。往往整棵树都被垒垒的果实压的垂下来了。偶尔能见到黄色果实的变种。也美丽的很。据称成熟的沙枣很甜。大土佬儿

还没有勇气尝尝『洋茱萸』。所以不知道『洋茱萸』甜不甜。为什么大土佬儿不敢尝『洋茱萸』呢? 最早,大土佬儿采了一枝长满了成熟的
洋茱萸的树枝回屋里,放在桌上。顺手把腰上的手枪解下也放在桌上。半小时后发现手枪压破了几个洋茱萸。洋茱萸汁儿染到的手枪部份的黑色的
四氧化三铁的保护膜竞然被腐蚀掉了,剩下里面白色的钢。大土佬害怕这玩艺儿一进了嘴,一口吃饭的家伙要是都化掉了,怎么办? 那位吃过

『洋茱萸』的读者来封电邮,告诉我这玩艺是什么滋味好么?还有,您的牙齿还剩几颗了?

胡颓子科:
http://en.wikipedia.org/wiki/Elaeagnus

沙棘:拉丁文学名 Hippophae rhamnoides
http://www.tulaoer.org/3-Biology/P/Hippophae_rhamnoides.html

沙枣:拉丁文学名 Elaeagnus angustifolia,英文名 Russian Silverberry, Oleaster, or Russian-olive
http://baike.baidu.com/item/%E6%B2%99%E6%9E%A3/1762243.

茱萸:拉丁文学名 Elaeagnus multiflora,英文名 Goumi, Gumi, Natsugumi, or Cherry Silverberry
http://en.wikipedia.org/wiki/Elaeagnus_multifl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