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原上的驼鹿 (大角糜,糜鹿, Moose)
(一共三页, 第二页)
您别笑话大土佬儿在风雪中拍摄的照片不够清晰。在那种光线,那种综合条件之下,就算天王老子,地王爷也没辙儿。
您看看,雪霁天晴朗的时候,大土佬儿的作品也能跟舍弟小土佬儿的鸟照一样,纤毫毕露。 还是 840 mm 的望远镜头拍摄的呢。
一百来米外,老驼鹿的白内障都照得瞭然。非得夸夸自己几声 “了不起!” 不可。
再看看老驼鹿的毫毛。 那是秋天刚长出来最细的毫毛啊!

《孟子·梁惠王上》:“、、、、、。明足以察秋毫之末,、、、、”  咱这秋毫之末照得也一点儿也不含乎。 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