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上所有的猎人都爱吹他的猎物有多大。鹿科的猎物的觭角越宽, 分叉越多, 猎人越得意。通常, 猎人觉得他的男子气慨跟
他的猎物的觭角的大小成正比。哪个猎人要是打到了一条觭角有十个分叉的白尾鹿或者一条觭角有五尺半宽的
鹿 moose,
准会乐得大叫 "Yahoo!", 而且神得好像自己配备了像种马第五条腿那么棒的器官, 子孙袋里装的也有鸵鸟蛋那么大。

好, 长话短说, 我曾经用相机捕捉到一头驼鹿的倩影。她在清澈的小溪旁边吃霜盖住的青草和蓝莓。清晨的阳光从金黄色舞动著
的白杨叶片之间, 滤到地面。覆盖著白雪的大奶子山脉 Grand Teton Mountain Range 在她的背后。 她没长觭角。她跟她的
母亲, 奶奶, 姥姥, 姨妈, 姐妹一样没长觭角。母鹿都不长觭角的。

我一点儿也不觉得我的第一头驼鹿是条母鹿有任何丢人之处。老毛说过了"妇女能顶半边天。"      我的相机捕捉到的是一头
母驼鹿的倩影有什么不好?  哪天她生的孩子可能是有副七尺宽的大觭角驼鹿王呢! 到了那天, 您在多远都听得到我吆呵 "YAHOO!"
此外, 她美丽的长脸长得跟我的一模一样。长得跟我一样, 还能差到哪儿?
说!

通常,公的驼鹿的觭角在初冬会脱落。交配期过了,不泡妞儿了,还整天顶着一副几十公斤的觭角,沉不沉啊!驼鹿最大的觭角
记录是  36 公斤 (79 磅)。您顶顶,试试!

去年的十二月,我在大奶子山脉 Grand Teton Mountain Range 里见到了 6 头还顶者大觭角的驼鹿。我在老远老远用 840 mm 的
望远镜头为它们照了三天相。此期间,我还为一头刚掉了觭角的大公驼鹿和一头一岁刚长觭角的小公驼鹿照了相。 这好比中了
彩票一样幸运。 美洲驼鹿的数量少。很不容易见到。 为什么我在那么老远为它们照相呢? 怕罚!美国政府禁止人接近驼鹿。
违者重罚。怕死!每年美国伤人致死最多的野兽,不是棕熊,不是黑熊,不是狼,不是山狮,是驼鹿!

公的驼鹿脾气最坏了。觭角上长了许多刺刀似的尖叉。要是它吃您的醋,以为您对他的妞儿有意思,冲将过来,800 ~ 1,000 磅

的体重,莫之能禦!莫之能禦啊!  您赶快钻车底下躲一躲吧。  好好跟它解释,您是威而刚(伟哥)都治不好的人,对它的妞儿
没兴趣。 我帮您作伪证。
雪原上的驼鹿 (大角糜,糜鹿, Moose)
(一共页, 第一页)
雪深没膝(它的膝,咱们的大腿)。吃草沾了一脸的雪。还没来及擦脸就照相了。
下图里的大公驼鹿刚掉了觭角。 请注意它眼睛上方,原来长觭角的疤。
一头长了小觭角的小公驼鹿躲在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