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落矶山山脉之旅
大惑已解 (2)  鹅卵石是怎么形成的?
幼时,在台湾看过布满鹅卵石的河床。 台湾的河川短而陡。 泥沙都被台风过后的急流带进台湾海峡了。 河床上,剩下的是大大小小的鹅卵石。 聪明的人教我,
这些鹅卵石是从河流上游被水带来的。 形状不规则的大石头,在水里一路跟别的石头磨擦,磨掉了棱角,就成了鹅卵石了。 我信了。 谁叫我从小就笨呢?
人家说啥,我就信啥。  台湾河川很短。 能带动岩石的流速,一年只有很少几天。 现在我高度怀疑短距离的移动,能造成鹅卵形状。 平时,即便河里有水,
石头不为水动。 水流的方向是固定的。 如果鹅卵石是这样的水流造成的,其形状应该显示水流的方向。 我还没有见过能显示水流方向的鹅卵石。

略大,在高山上也看到鹅卵石了。 聪明的人告诉我,台湾的高山是从前的海底被挤得拱起来的。 这些山上的鹅卵石是古代河里的鹅卵石。 沧海桑田几趟,又被
折腾到高山上了。 我也信了。 这儿的河川虽短,可是几趟地沧海桑田,石头在河川里一次又一次地顺流而下,被磨的 "总里程" 也就不少了。 最后,磨成鹅卵
形,也说得过去。 您看,不用脑子的我,多么容易被别人唬弄啊!

近年来,我在多处看到根本没有进入过河川,未曾跟别的石头磨擦过的圆形石头。 脑袋开始思想了。 现在我已经不相信石头在水里滚动的时候,被别的石头
磨掉了棱角,而形成鹅卵状的说法了。

我的新理论建立在单纯的风化速度上。 石头棱角上任何一面被风化的速度都跟石头的平面被风化的程度是一样的。 于是,一个有三个面的棱角被风化掉的速度
大约是一个平面被风化掉的速度的三倍。 同理,一个不规则形状的石头,弧度越大的部分,比弧度越小的部分,被风化掉的速度,越大。 准此,一块方形的
石头,不跟任何别的石头或者砂子接触,过了一些时候也就会失掉了棱角,形状日趋鹅卵化了。  以下的照片是我收集的证据。
证据二
在美国加州和墨西哥的边界,有一连串的石头山。 山上的巨石已经裂成许许多多石块了。 很明显地,自从巨石破裂,这些石块未曾被水带到河川的下游过。
这些石块的锐角被风化得快。 几乎没有锐角了。 用逻辑学的演绎法推测,再过一些年,它们会都成了鹅卵石或者圆石了。 事实上,已经有一些较小的石头
可以称之为鹅卵石了。 读者仔细看看。
证据一
美国落矶山山脉里的美丽丹霞地貌多得不得了。 美国人不当一回事,而华人不晓得。 因此,包括大土佬儿的许多华人风尘仆仆地赶到甘肃张掖祁连山下
看丹霞。 在丹霞地区,每一层沉积岩的成份都有所不同,因此被风化掉的速度也有所差异。 大体而言,不易透水的岩层比较不容易被风化掉,能保护
下面的地层。 但是,当下面地层被旁边的雨、雪、冰、温度、侵蚀掉了,在上面保护下面地层的岩层失掉了支撑,就破裂,滚落下来了。 这样的作用
反复了几万年,就形成了下图里的景象。最上层只剩下了两个圆石头了。 它们从来没有在水里打过滚。 他们原来的棱角不是被别的石头磨掉的。
它们原来的棱角有好几个面。 棱角上,每个面被风化的速度都跟大石头的平面被风化掉的速度一样。 于是,棱角消失得就快得多了。 没有了棱角之后,
石头上弧度大的部分比弧度小的部分被风化掉的速度快。于是,这块丹霞顶上的大石块就日趋圆化了。
证据三
自古以来,落矶山山脉里,多处熔融岩浆横流。 成片凝固岩浆历经热涨冷缩气候变化,纷纷破裂成块。 碎块未曾进入河川和其它石块磨擦。
然而,经长期风化,棱角尽失,逐渐变化成为圆形。

小土佬儿有相反的意见如下:

只要一場暴雨,河床裡的石頭是在翻滾的,甚至比人大的石頭也是如此。加上水裡的泥沙和小石子就好像噴砂處理一樣。
石頭在水裡因水的浮力,已減少了自己體積水的重量,是很容易翻滾的。那有什麼方向性。
台灣的河上游都設有攔砂壩,現在裡面都積滿了沙石。下次回台時可帶你去看。
相對於風力所帶來的風化,只是小巫見大巫。不要忽視水的力量,尤其是年青的地形。
大土佬儿的观察如下:

在美国到处可见鹅卵石。大土佬儿所栖阿帕拉契山内即到处可见鹅卵石,而附近并无河川。 河川内固然有鹅卵石,全球河川总面积
与全球陆地总面积相比,微不足道。 虽然不能忽视水流的力量,然而以地球整体陆地而言,用河川造鹅卵石当作鹅卵石生成之主要
因素,以偏盖全了。 目光应该放在河川所不能及的陆地。
净顾着鹅卵石之争,我们两个老头儿烙烧饼的炉子冒烟儿了。 那个人争输了,吃糊烧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