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落矶山山脉之旅
大惑已解 (1)  岩石上那些洞是怎么来的?
多年来,大土佬儿常在美国西南,被洪水冲刷而得到的红色砂岩的岩壁上看到一些直径从半公分到一公尺的圆洞。 我知道这些洞肯定跟经过岩壁的洪水有关。
然而,为何洪水能在岩壁上冲刷出这些圆洞,却是很不解。 48年前在台湾师范大学生物系修过地质学和矿物学。 是台大第一流的教授来系开的课呢。
他们没提过这些奇特的现象。 近年来,在无所不有的互联网上寻找线索和答案。 也是枉然。 为什么美国的地质学学家们没对这些圆洞表示过意见呢?  
哈! 至今,美国地质学学会的刊物上还说两壁犬齿交错的大峡谷是科罗拉多河切割而成的。 您能指望那些美国蛋头专家学者什么?
http://www.tulaoer.org/2-Landscape/3-Fall/2008/GC_formation.html

4,5个月前,在家思索美国西南地层陷落造成的各种地质学上的景观。 思虑逐渐澄清了。 我建立了一个假说。 为了证明我的假说,又到故地重新观察。
果然不错! 证据全在眼前。 惭愧!先前几次来到这些红色砂岩的岩壁,只顾着惊叹大自然的神奇和拍摄照片了。 竞然无视眼前的这些证物了。

我的假说是,这个地区地下盐层里的盐份会溶解在从地面渗下的水份里。 含盐的水份在毛细作用之下,会上升到地表的岩石里面。 在水份逐渐挥发掉的时候,
盐的结晶会逐渐析出。 在物理学和矿物学里,我学过 "同样的分子,如果在介质里析出的话,能聚集在一起。 这叫作 sorting out。"  靠着 sorting out,
长成了结晶。 因此,矿物得以在矿里长大,化学物质得以纯化。 红色砂岩里的盐亦同。 随着时间,盐的分子在砂岩里挤开了砂岩里别的的成份,聚集成为大
小不一的盐球结晶。 当洪水,雨水,雪水来了,靠近砂岩表面的盐球结晶会被水溶化掉,释出。 因此,砂岩的表面就留下了大小不一的圆洞了。

我知道盐的结晶很坚硬,比砂岩难于被风化掉。 运气好的话,我应该能在砂岩的表面找到这种还没有被风化掉,洪水溶化掉,的盐球。 昨天 (5/03/2015) 我在
岩壁上找到了无数大小不一的盐球。 这些盐球支持了我的假说。  我怎么知道那些白色球形的矿物质是盐呢? 舔嘛。

以上是 5/04/2015 写的。  在 2016 年,我两度再到 Capital Reef National Park 作地质勘察。 我在 2016 年 2 月挖下了一个自以为是 “盐球” 的样品,带回家
溶解在水里。 我发现这个盐球难溶于凉水,也不像盐那么咸。 加热之后,这个白色的矿物质终于溶于热水了。 热溶液凉了之后,白色结晶析出。 我知道
“盐球”的主要成分绝对不是盐了。 那会是什么? 我猜是石膏。 作了化学定性分析。证明是硫酸的钙盐。石膏即是含了结晶水的硫酸钙。

这个地区除了有丰富的盐份以外,还有石灰岩和火山。 火山释出的二氧化硫遇到水成为亚硫酸。亚硫酸被氧化成为硫酸。石灰岩遇到硫酸,就产生了硫酸钙。
硫酸钙加上了结晶水,就成了石膏了。 石膏能溶于水,但是不像盐那样容易溶解在水里。 从黄石公园的石膏热泉,到新墨西哥的白沙石膏沙漠,到突厥国的
棉花城堡 (
http://www.tulaoer.org/2-Landscape/1-Spring/2009/Pamukkale1.html ,   http://www.tulaoer.org/2-Landscape/1-Spring/2009/Pamukkale2.html),
到中国的九寨沟,都有天然石膏的证据。
 除了那几排较大的洞以外,请注意石壁上像白芝麻似的盐结晶和像是掉了芝麻的烧饼表面的小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