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什么?
这事儿啊! 说起来,全得怪那老犹。  犹太人和基督徒相信的旧约圣经,讲得再清楚不过了。 他们的上帝,那个叫耶和华的老儿,气极了。 这些他创造出来的
犹太人死坏死坏的。 耶和华太后悔创造出这些王八羔子了。 他要淹死这些坏蛋,只留下诺亚这一家人。 于是,他通知了诺亚先造一个大方舟,把一家人都
保护好。 然后,他往地球下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雨。 读者猜呢?  哈! 他又 screw up 了。 除恶未尽,留下坏种。没淹死的坏蛋老犹又蕃衍起来了。
坏啊! 还是伤透了上帝耶和华的心。 老耶这次真火了。  恶从胆边生,他把天堂里的毒蛇放到地球上,见犹就咬。 他要毒蛇咬死这些兔崽子。 (有没有人奇怪
老耶在天堂没事儿养毒蛇干嘛?)犹太人被上帝的毒蛇咬得呼爹叫娘,求爷爷,告奶奶。 没辄了,只好请摩西跟上帝求情。 上帝见摩西来为老犹求情,给了
这大胡子一点面子。 他拿出一个铜制的蛇给摩西,让摩西把铜蛇挂在牧羊杖上。 被毒蛇咬了的老犹,见了牧杖上的铜蛇就可以免死。 今天,你们看到医院和
救护车上那个蛇缠在牧杖上面的标志,就是从犹太教和基督教旧约里瞎掰的故事里衍生出来的。 不服气的,找老耶和老犹他们算账去。 小子你别跟我犯混。

上帝耶和华这老小子又捅娄子了。 地球上别处的人没招他,没惹他,也要被他从天堂放下来的毒蛇咬了。 北美洲西南红土高原上特多响尾蛇。 这儿的土着为
蛇伤透了脑筋。 除了毒蛇,这里到处都还有蝎子。 有那个蝎子是好相与的?  让蛇咬死的,让蝎子螫死的,就变成了鬼魂,投胎变成老鹰或者秃鹰,整天在
他们族人头顶的天空翱翔盘旋了。  当然,人要是能不咯屁,最好别咯屁了。  咯屁了之后,当只鸟不会比当个人合算。

什么时后你见过北美洲的土著害怕过?  来! 来!  过来看看吓得跪在地上的北美土著。 上图里有我首次见到的跪着的土著勇士。 他的前面是一条大蛇,
一条细一些的毒蛇。 他旁边有一个鬼魂和一只展翅的秃鹰。 秃鹰的下方是一只蝎子。 秃鹰的上方是一条朝着人吐蛇信的毒蛇。 那条毒蛇还没竣工,身上还
只是人凿出的一些点点。
动物界里的无脊椎动物门里的节肢动物纲里的蛛形目里面的蜘蛛是会结网逮食物的。 古代美洲土著看了蜘蛛结网,也学着结网逮红河里的鱼。
上图里,两条曲线代表了红河的河岸。 河里有一张渔网。 鱼网的下面是教美洲土着结网的老师  - 八脚蜘蛛先生。 蜘蛛的旁边是带着三个尖的鱼叉。
至今,世界各地的土著也都还用这样的三尖鱼叉捕鱼。 这个能干的渔夫把自己的功夫本事勒石之后,再刻上自己的手印 (图的左边)。 留芳万世。

要是他会写汉字多好! 用不着我大土佬儿翻译了。
上图左半边的岩画很特别。 这里的人几乎都攥紧了拳头。 瘦高的那个人和他上方的那个小人(远方)显然在跑步。 干嘛呢? 追羊。
这一组图的中间有两个手持绳子的好汉。 其中之一还手持长标枪。 看来原则上是要逮活的。 逮不到活的就扔标枪。 射中了,好歹今晚又有
羊肉吃了。 大家还可以来个营火晚会,手牵着手跳舞了。 哎!还是忘了发明啤酒了。 烤羊的营火晚会里没有啤酒太扫兴了。

上图的右下方本来肯定有岩画的。 一、两千年前哗啦一声,岩片垮了。 这么一来,大土佬儿就是想多讲一些故事都没有足够的材料了。
追羊图
在大石壁的侧面有这么几个风化得很厉害的图案。最右边的像是红河。来到这里的道路就是沿着蜿蜒的红河建筑的。
图的左下方有一个梯子。莫非是这些人到此作画时用的梯子?
图的上方有一个意义不明的图案。它有三个套在一起的ㄇ形线条。里面有几个横线和波状横线。这个物体的顶上有一个风化得太厉害以至于看不清楚的
物体。难道这个物体是一个人? 难道这个图案是人站在大石壁上往下看? 从上往下看确实能觉得上面大,下面小。而且能觉得这块大石头是一层一层的。

不成! 我这么推想太牵强了。 可是,要是我真说对了,岂不是又一次证明了大土佬儿天纵英明,脑袋跟原始人一样棒了吗?  好!就这么决定了。
这是大岩壁上风化得很厉害的一幅『人射鹿图』。鹿应该是美洲长角鹿。请见 http://www.tulaoer.org/3-Biology/A/4-M/Elk.html
根据考古人类学家的报导,这个高原上的岩画的年代,可远溯八、九千年前。 这个大岩壁上的猎图主要的对像是长角山羊和一般的山羊。
总共有两个美洲长角鹿的图像,都风化的很厉害了。可能古老的时代里,这里有美洲长角鹿。到了两、三千年前(周朝到秦朝),
这些长角鹿消失了,只好猎羊了。
岩刻画 Petroglyphys   岩壁上的故事 (4 of 4 Pages)
图的右边是一个惊慌失措的勇士。 他的面前来了三条毒蛇要咬他。 两条蛇在地上,另外一条深色的蛇扬起了半截身子,张口作势要咬他。
洋人说那个人害怕极了,就说他 "shit in the pants"。 当年的土著只穿一件罩衫,不穿裤子的。 他们要 shit, 就直接啪哒 shit 到地上了。
你看他两腿中间的是什么。 哎!我说的是两腿中间的地上是什么,没让你往上看啊!  啧!啧!啧!啧!
渔夫
猎熊图
在北美洲,最令人畏惧的野兽不是野牛,不是山狮,不是野狼。 最令人,无论红、黄、蓝、白、黑种人,畏惧的野兽是棕熊。 Lewis & Clark 往西
探险的日记里就记录了棕熊的可怕。 挨了多少前膛火枪的铅弹,都没事,还能继续攻击人类。 白人没见过这么厉害的野兽,红人土着见了它们就丧胆。
可是,在以上的岩刻画里,我们看到了两个北美洲土着用弓箭围猎大熊的情景。 我想,他们成功了。 要不,他们不会在石壁上刻了这个功勋事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