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羊图
制作岩画的人有一个明显的方法区分男女。男人的肩膀宽,腰细,上身是一个倒三角形。女人则头小,个子小,穿布袋装,显不出身裁。当然,刻出了阳具的肯
定是男的,无分老少。上图里,兽栏前有一个帮忙赶羊的小男孩。他还没有发育出宽肩膀,但是两条腿之间有个鸡鸡。图里有两个扎了双辫,头戴兽角的大男
人。每只手都长了五个手指头,每只脚也长了五个脚趾头。作画的人一点儿也不含糊。这表示了他们在这个时候会数数了。大土佬儿小时候的算数习题常靠掰手
指头和脚趾头才完成的。这些玩艺儿是算盘的前身。这两个男人手执盾牌和弓箭。瘦子的盾牌下面刻了一个握棒的前臂。这告诉了我,盾牌的功用是当鼓敲的。
瘦子的腰上扎了布条的腰带。没见过别的男人这么打扮的。要不是他的身份特殊就是为他刻画的人特别细心。

远处有个男人张臂挡住山羊的去路。除了张臂的男人之外还烧了一盆火和好几堆火不让山羊通过。能在盆里烧火是一个不得了的文明发展。有了可以移动的火比
一个固定的火堆强太多了。下一步他们该发明手电筒了。

前景有个妇人右手拉了一条长绳,左手拿了一个大概是羽毛扇子的不明物件,嘴里哇啦哇啦地叫唤(想当然尔),挡住了山羊往这边逃窜的路。人手不足的时
候,牵根绳子也能管用。太聪明了!这个妇人是全岩壁上唯一穿了有袖子的长衫的人。地位特殊。另外一个妇人拿了一个破鼓(盾牌)离开猎场。刚才家里的老
爷敲得太兴奋,敲破了。羽毛扇是现代北美土著在仪式上常用的物品。这东西可能在两、三千年前就有了。要是没有羽毛扇,夏天一百一、二十华氏度的气温,
谁受得了啊?
未完成的赶羊图杰作
这个赶羊图致饶趣味。 在红河的这边,三个把盾(鼓)挂在脖子上的大人和一群头上插了一根羽毛的勇士,还有一群未成年的小孩子正在轰赶两只山羊。
别的山羊都被吓得窜走了。 地上有好几盆火。

作画的艺术家还没刻完整幅画就停手了。怎么回事呢? 我把用望远镜头拍摄的照片登在下面供读者仔细欣赏。
这幅画的作者与众不同。 即使这些勇士把盾牌(鼓)挂在脖子上,挡在胸前,你也看得出刻画的艺术家并没有把他们刻成宽肩膀窄腰的彪形大汉。 这些勇士
没有上过健身房嘛。 要真的整出一个三角身有多难啊! 人瘦一点没有关系,只要有男子气魄就行。 失之东隅,收之桑隅。 艺术家没为他们刻个三角身,
但是给了他们更珍贵的礼物。 你看!三个大人里,中间的那个人两条腿当中嗒啦的那物件都能触地了!  其他两人的也都长已过膝。 猡猡们的身体都刻画得
小些,但是也没真亏待了他们。 每人都有腿长一半以上的阳具。

读者要是经我大土佬儿一指点出来就兴奋地也想劳驾这位岩画艺术家给您作个肖像,晚了。  不信? 我告诉您怎么回事。

读者仔细看着,这些图像都是凿出来的。艺术家无论是站在梯子上还是系在绳子上,一手执凿,另手执锤,在岩壁上叮、叮、叮、叮、、、 凿掉了岩壁表面
深色的石层,凿出了图形。 在上图的左下角有半只山羊,四条腿还没有凿呢。 在上图的左上方有一只成年的长角山羊(现已绝迹了),它的身体才凿了
一部分。 连这凿了的部分都还没有凿完全。  请接着看下图。
上图里主角是一个双手抱肩,两腿交叉的勇士。 他头戴两只大号的野牛犄角。 两个犄角尖都碰在一块儿了。 图的上方有一个勇士跟一只小羊过不去。
不清楚他用的是什么武器、什么招儿。 你只要看那只小羊狂奔就晓得没好事儿。 这个勇士的左边有个凿子敲出的粗糙轮廓,没完工。 图的左下有个半圆的
图形。 光有轮廓,里面刚开始凿就停工了。 看来这是一个大火盆。 图的左边有一个凿了一半的火盆。 它上面的火才刚凿了几下,连形状都还没有凿出来。
图的右边小人旁边有两堆火。 图的右边有一个刚开工凿出了一个像大电线杆似的柱子就停工的东西。

整幅岩画就这样中止了。

出了什么事了? 吊着这位艺术家好让他凿岩作画的绳子断了? 他站着作画的梯子倒了? 上方岩片松了,掉下来砸了他了? 下方岩片剥落,挤掉了他的梯子?
吃多了肥羊,脂肪堵住了冠状动脉,心肌梗塞了? 堵住了脑血管,中风了?

现在没人知道他怎么了。 我知道的是他再也不能作画了。 所以,读者您要请他为您作肖像,是不可能的了。 您要是想请大土佬儿为您照张像,倒可以商量。
照像、照像、照的就得像。我没法把把您的雄风照得太离谱了。 小土佬儿倒是照鸟的一流好手。 您要是能提供一个哈哈镜给他,没准他能满足您的要求。
岩刻画 Petroglyphys   岩壁上的故事 (3 of 4 Pag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