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刻画 Petroglyphys   岩壁上的故事 (1 of 4 Pages)
考古人类学的专家们认为在 1000 BC  到 500 AD 之间,北美洲西南高原的土著会编织篮子,制作瓦器了。 他们管这个时期叫作 Formative Stage。
在 Formative Stage,这里的土著民智渐开,喜欢上记录族里的大事了。 在还没有发明文字之前他们怎么记载历史呢? 好办! 把大事刻画在岩石上不就成了?
犹他州 Moab 城周围几十里有许多 Formative Stage 美洲土著留在岩石上的岩刻画 petroglyphs。 大土佬儿在那里的 Scenic Byway 279 上遇到了一处有趣的
岩刻画。 (提醒:拉丁文的 "岩石" 的字首是 petro-"。 
石油的拉丁文和英文名称是 petroleum。)

Scenic Byway 279 是沿着 Colorado (Color Red) River 的一条小路。 路的一边陡坡的下面是红河,另一边是高度一百五十英尺左右的岩石峭壁。 直上直下。
这几十里的 Byway 279上,到处的岩壁都有剥离了一大半的岩片。 摇摇欲坠的岩片,往往比一辆汽车还大好几倍。 谁知道它们什么时候会掉下来呢?
经过这些岩壁,心里真是很不踏实。
吸引我的是 2,000 ~ 3,000 年前留在这片岩壁上的刻画。 这处的岩画离地面高达 25 -30 英尺。 从现存的岩画看来,
应该还有一部分的岩画早在几百、几千年以前随着岩片剥落了。 徒手攀岩到这么高的地方作画的难度实在太大了。 搭了梯子上来作画倒是可能的。
岩画里面有围起来捕兽的栏杆。 也有一些类似梯子的图像。
有了用树皮或者兽皮绑住捕兽的栏杆的技术,就不难制造梯子了。 可是,周围好几英里没有
那么高的树能制造搆得着那么高的岩壁的梯子。 再者,在
Scenic Byway 279 被用开路机器铲平筑成之前,这座峭壁的旁边即使有小路,也窄得很。
我很怀疑地面是否有足够的空间能在峭壁旁边立一个 25 -30 英尺高的梯子,而不让梯子往后仰倒,摔坏了当年在此地作画的美洲毕加索。

另外的一个可能是这些土著历史学家和艺术家从岩顶藉着绳子缒下来刻画的。 岩画上多处画了绳子以及用绳索套猎物的场面,就跟现代美国牧牛郎用绳索套牛
和野马一样。 人有了绳子,什么事干不了?

你该发问了,"为什么跟自己过不去?在低处刻画不好吗?"。 是啊!在低处刻画省事得多。 子孙后代来此地欣赏的时候就跟看壁报一样。 多方便啊!
可是,丰功伟业就刻在这么低的石壁上,不太委屈了自己吗? 要是那天来了一个 punk,一举喷漆罐,吱吱喷上一些纽约墙上常见的涂鸦怪字,不就糟了?
要是来了一个 punk 凿掉了我的标记,凿上他的标己,那么后人就会误以为这些猎物是他打来的了。 与其老耽那个心,不如把画刻在高处吧。
刻高了,益显其功,益彰其德,岂不懿哉!

2015 年 5 月大土佬儿还爬上犹他州的另一座峭壁考察岩刻画。 那些岩刻画离地 250 +英尺高,离峭壁顶大约 100 英尺。 能站脚的宽度不到 2  英尺。
别说在那里作画是玩命,上去看看岩刻画也都是得提绺着脑袋干的事。 这事暂且按下不表。
这个岩壁的最下 25-30 英尺的部分颜色较淡。 这是原来的岩片剥落了。 它的颜色浅于存留在上方深棕红色岩片上刻画的颜色。 这表示岩片的剥落是有了
岩刻画之后好几百年或者几千年的事。 从留存在岩壁上的刻画可以看出已经剥落的岩片上还应该有一些刻画。 可惜那些岩片早已剥落摔坏了。
从风化的程度看来,这处的岩画是不同的年代由不同的土著历史学家刻上的。 主题都跟解决民生问题里的『吃』有关。 他们懂得使用渔网和渔叉了。
但是,这一大块记功碑上主要记载的还是打猎。 猎到了这么多野兽,有得吃了,有兽皮可穿了,有材料制作许多种器具了,能不兴奋得哆嗦吗?  
哆嗦,就手舞足蹈吧。 伊伊啊啊地瞎唱,瞎叫唤吧。 大规模的打猎是集体的功劳,人人有份。 大家手牵着手跳舞吧,把心里乐得哆嗦的那份感觉
跳出来吧。 嘿~~~ 伊啊~~~ !   嘿~~~ 伊啊~~~ !   大土佬儿不会跳舞,就是因为我没有他们那么原始。 嘿~~~ 伊啊~~~~ !  您跳舞么?呵!呵!

先看看他们都猎到了些什么吧。 有美洲长角鹿 Elk, 骡鹿 mule deer
,大熊,现在已经绝迹的长角山羊。 岩画上有许多猎人戴着装饰着北美洲野牛
Bison 犄角的帽子,他们肯定也猎到了野牛。 奇怪的是这里的岩画上竟然没有野牛的图像。 莫非刻画了猎野牛的那部分已经剥落,摔碎在地上了?

猎人身边有一些狗的图像。 大约这个时期的美洲土著已经把野狼驯化成家犬了。 带着狗打猎,可以省了猎人不少劲儿吧。 记功碑上不能没有这些人类
最忠实的朋友。 这些土著很有良心,不像您的顶头上司吧? 您把小命都豁出去了为公司加班加点干活儿,还得昼夜耽心被 Lay-Off。  什么世道啊! 
今不如古! 今不如古!
大捷之舞
上图有两列跳舞的人。 左上角的人较小,刻工原始,人形的颜色较深,可能这个作品比图中间的舞蹈作品要早上几百年。 当然,人形的颜色深浅这单一
参数是不足以当作决定年代的根据的。 如果在深色的岩壁上刻的浅了些也能有比较深色的人形的。 图中间的舞蹈里,有头戴野牛犄角帽子的上尉、中尉
少尉,有头戴一支老鹰、秃鹰、或者火鸡羽毛的士官和二等兵。 他们庆祝的可能是猎到了一只如今已经绝迹的长角羚羊(左侧中间躺着一只长角羚羊。
岩刻画上活的人和动物都是直立的。) 根据考古学家的估计,一只成年的长角羚羊能有五百磅重。 足够大家吃的了。 该好好地庆祝。 图的中间有
几小堆营火围着一大堆营火。 稍右,还有一大堆营火。 那个年代,北美洲的土著还不会酿啤酒。 可惜了。 在牵手舞蹈队伍,中间的人比较大,比较清楚。
两端的人比较小,不清楚。 这完全符合透视的原理。 内行的看门道,外行的看热闹。 读者朋友跟大土佬儿学着点儿。 上美术学院的人第一学期学的就是
这事儿。 该聘请这儿的艺术家当教授了。

有朋友问『会不会是这些人牵着手围捕山羊?』。  大土佬儿觉得不像。 身上不带打猎的家伙,光牵着手赶羊,机动性太差了。 要知道,两条腿的人类永远
跑不过四条腿的山羊的。 再加上要牵手拉队,就更难了。 在这个崎岖的大山里,满地的大石头,还有扎人的灌木,大家牵手赶羊是行不通的。
大土佬儿坚信这是一幅跳舞庆祝的岩刻画。
图的右下角是一手持弓,另手持一把箭的大酋长。 大酋长头戴华丽的羽冠。 雄姿英发,威风凛凛。 这个酋长图是整个大岩壁上,刻工最精致的图了。
谁刻的? 大酋长自己刻的。 你看酋长图的左边有一个手持锐器的胳膊。 那就表示这个图是大酋长亲自刻的。 这跟齐白石,张大千,毕加索在作品的
角落签名是一个道理的。 美洲土著的石器时代延续到白人入侵之后。 在北美洲五大湖区,古代的土著懂得用敲打的方法把少量天然产生的铜制成饰物。
他们没有发展出用天然铜制造刀枪器皿的技术。 他们用来刻岩画的,很可能是可以制作石刀和箭头的燧石。 在还没有金属工具的年代,除了燧石,
没有别的材料能在岩石上刻出这么精细的图片。
图的正上方是一个头戴两根羽毛,手持圆盾的勇士。 盾是把兽皮绷在用树枝弯成的圆箍上而制成的。 非洲黑人的盾除了挡住敌人之外,也当鼓用。
从这个大石壁上其它图里看得出北美洲的土著也用盾当鼓。 梆梆一敲,赶猎物上屠场或者进入栅栏。 这些圆形的图像不是铜锣。 古代美洲土著
还不懂得用铜器。 他们没有冶金术。 两百年前,美洲土着还生活在石器时代。

本地的岩刻画被歹徒用 .22 口径的小手枪以及空气手枪破坏得相当严重。 这些图片上的岩壁,都已经由大土佬儿用摄影制图软件仔细修补过了。
从弹孔,可以认定是小口径武器打的。 从散乱的弹着点,可以看出是技术差劲的人用小手枪打的。 如果用的是长枪,再笨的人也不至于打得
这么不准。  万幸! 还没有歹徒用散弹枪打过这面岩壁。 散弹枪的火力大,能轰下一大片岩壁。 散弹枪的弹着点是一片圆形的许许多多铅珠的弹
孔。 这面岩壁上没有散弹枪打过的痕迹。 Capitol Reef National Park 的岩刻画被歹徒用手枪破坏的很严重。 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