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落矶山山脉之旅
月出于东山之上  (1)
“馋” 毁了大土佬儿的摄影前程。

那天,太阳快要下山了。 柔和的夕照撒在红色的岩壁和砂漠上。 美国西南着名的 Navajo 红砂石又把深红的色彩反映在蓝天上,让蓝天带着三分浅紫。
隔着大落地窗,大土佬儿看着皎洁白净的圆月由一片粉红的云彩托着,从东面山上露出来了。 洁白的圆月缓缓地上升。  升到了一株斜倚着的千年枯树背后,
整个画面美得像是月亮和地球都停住了。 大土佬儿应该在这时候赶紧冲回旅馆,拿相机来这里拍摄。  可是,就在这时候,侍者端来烤好的北美长角鹿 Elk,
和美洲野牛 Bison。  他还开了一瓶考究的红葡萄酒。 饭馆里低声地播放 Navajo 人吹笛子的音乐。 音乐里还带着手鼓的韵律。  天人交战了一会儿,
大土佬儿屈服在己经根深蒂固的 “馋”。 心想,今天十五,明天十六。 十六的月亮更圆更好看。 明天再拍照吧。 目前的珍肴佳酿不能糟蹋了。于是,
好好地享受了一顿美食,还几乎学会了哼 Navajo 的音乐调子呢。

回了旅馆,上互联网,查出了明天日落和月出的准确时间。 仔细地检查了明天要用的照相机,电池,记忆卡,望远镜头,三脚架。

明天到了。 心沉到胃里了。 这个明天,是一个没有太阳的明天!  满天的黑云还带来阵雨。 快到了月出的时间,大土佬儿在荒野里架好了摄影器材。
终于十六的月亮露脸了。 不!没真露。 这晚月亮露的脸,就跟阿富汗的妇女露的脸一样。 一会儿,她露出一个眼睛。 一会儿,她给你看另外一个眼睛。
要不,黑云盖住她的双眼,但是她露了一下鼻子。  在这个“明天”,我的月亮当了一宿的穆斯林妇女。

收工的时候,饭馆已然关门了。 我责怪大土佬儿 “好嘛!活该!一生只有一次的珍贵摄月机会,你为了贪嘴放过了。 今天只能拍些烂照片。 晚饭还没得吃。
活该!糟老头儿,老土豆,回旅馆吃你的泡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