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落矶山山脉之旅
油然生云,沛然作雨 (2)
在红色砂漠开了几天车,最高兴的就是下大雨了。 大土佬儿管这里的雨叫着 “洗车雨”。 “沛然” 固然很好,最好的是 “倾盆”。 大雨把岩石上的盐洗下来了。
横流的盐水带着还没有完全溶解的白色盐的结晶,流入了 Fremont River 的无数支流,汇入 Fremont River, 流进了 Salt Lake。 然后由 Morton Salt Company
在Salt Lake 旁边的制盐厂精制成为食盐。 上了诸君的饭桌。

咱们中国的老百姓吃了几千年的海水晒成的粗制盐。 咱们管粗盐又叫着 “大盐”。  "大盐" 里除了氯化钠,还含了氯化钾,碘,等等咱们身体用得着的成份。
国家进步了,现在大部份的国人都吃得上精盐了。 一般工业界使用粗盐(大盐,又称工业盐)。 前几年,国内的新闻记者发现农家用 “工业盐” 奄制咸菜,
找了公安稽察 “黑心咸菜”。 在电视和互联网上折腾得人心惶惶。 当中国的土佬儿农民真不容易啊! 咱们该怎么教育那些大学教授,新闻记者,政府官员和警察
一点点常识啊?   在这个知识爆发,而常识高度贫乏的大时代,咱们乡下土佬儿们还怎么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