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落矶山山脉之旅
大土佬儿笃于时,拘于虚,束于教。 因此,曾被誉之以 “夏虫” 。 幸未言及井蛙,曲士。 

上月于犹他州高原荒漠万顷 “北美艾  (北美蒿 Sagebrush)” 中,巧遇前夜蜕出夏虫
Platypedia putnami 落矶山蝉。 每株北美艾上约有十只薄翼犹湿之蝉。
大土佬儿掰了手指头,又掰脚趾头。 数不胜数。 干脆令蝉报数。 蝉报至五百万时,大土佬儿已倦矣,下令解散。

李商隐《蝉》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 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 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在狱咏蝉》骆宾王
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 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 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
夏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