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落矶山山脉之旅
 地因有情,地已荒。
犹他州多世外奇景。 罕见人踪。 大土佬儿有生之年将尽可能多去几次。
几千万年前,此地的地壳有缝。 地涵熔岩受压力挤进了这里的地缝。 上图颜色特别黑的,就是冷却了的挤进地缝里的熔岩。
冷却了的熔岩比一般的沉积岩不容易被风化掉。
有读者来信,问道 “什麼叫[地因有情 地已荒]? 不都說 [地老天荒] 嗎?  ”

大土佬儿回信 “您的问题,我得从
“无情” 回答起。”

我所晓得的 “无情” 出自庄子《德充符》。

惠子谓庄子曰:“人故无情乎?”
庄子曰:“然。”
惠子曰:“人而无情,何以谓之人?”
庄子曰:“道与之貌,天与之形,恶得不谓之人?”
惠子曰:“既谓之人,恶得无情?”
庄子曰:“是非吾所谓情也。
吾所谓无情者,言人之不以好恶内伤其身,常因自然而不益生 也。”
惠子曰:“不益生,何以有其身?”
庄子曰:“道与之貌,天与之形,无以好恶内伤其身。今子外乎子之神,劳乎子之精,倚树而吟,据槁梧而瞑。天选子之形,子以坚白鸣。”


庄子之后,再谈
“无情” 者之中,最着名的应是李白了。

唐•李白《月下独酌四首》(其一)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李白的
“无情”,即是庄子的 “人之不以好恶内伤其身” 也。
邀月同饮,与影同舞。醒时开开心心,醉后各自拉倒。
毫无挂碍。


唐三藏沙门鸠摩罗什译《心经》

“、、、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
无挂碍。 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
这是因为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李白之后三十年,有个短命的同宗李贺(约公元791年 - 约817年)。
继 “诗仙”,“诗圣”,”诗佛“,之后,人称他 “诗鬼”。 他的《苏小小墓》已收集在
http://www.tulaoer.org/1-Poems/2-Summer/SU049.html
他的另一名作《雁门太守行》已收集在
http://www.tulaoer.org/2-Landscape/2-Summer/2015/BlackCloud.html
“天若有情天亦老” 出自李贺的 《金铜仙人辞汉歌》。

茂陵刘郎秋风客,夜闻马嘶晓无迹。
画栏桂树悬秋香,三十六宫土花碧。
魏官牵车指千里,东关酸风射眸子。
空将汉月出宫门,忆君清泪如铅水。
衰兰送客咸阳道,
天若有情天亦老。
携盘独出月荒凉,渭城已远波声小。

此诗一出,后世众多文人纷纷借用
 “天若有情天亦老” 之句于自己的作品里。

北宋有个忒多情的苏轼。他自知多情,自称
“多情”。多情伤身要命啊!

《念奴娇 · 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
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
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崩云,惊涛裂岸,
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昔日多少豪杰。

遥想公谨当年,小乔初嫁了。
羽扇纶巾,谈笑间,
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
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间如梦,一枕还酹江月。

“多情” 相对的是天地不会随着诗人心境而动的 “无情” 了。

苏轼的一阕《蝶恋花》里有
“多情却被无情恼。” 之句。
http://www.tulaoer.org/1-Poems/1-Spring/SP073.html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
多情却被无情恼。

苏轼春心荡漾。 然而,周围的世界不为所动。Didn't give a damn。多情却被无情恼。
(有读者来信问 “能不写粗话吗?”。 大土佬儿略沉吟,回信 “难!”。)

自从李贺 《金铜仙人辞汉歌》,
“天若有情天亦老” 常为上联而有人对以下联。
宋初石延年对出下联
“月如无恨月常圆”,应属上上之作。
旁人
“地若有情地已荒。”  平庸。 自此,“天老地荒” 成为成语。

成语常为人口笔误传。
“天老地荒” 至今已被误传为 “地老天荒” 矣。

类似例子 “每下愈况” 至今已被误传为 “每况愈下”。  例子不胜枚举。

犹他州地壳多经剧变,风化。草木难生。大土佬儿借  “地若有情地已荒。” 写成  “地因有情地已荒。”  
有情伤身。天若有情天亦老。地因有情地已荒。 云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