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关神驰
(二页之一 )
离开了敦煌,我在戈壁大漠上驱驰了75公里,终于在苍茫的暮霭中,到了阳关的遗址了。阳关早已坍垮了。城墙,官舍,兵营,仓库,全都坍垮
了,成了大漠上的一个个土堆。没全垮了的,只剩下一座烽燧台。烽燧也称烽火台、烽台。 如有敌情,白天燃烟叫烽,夜晚放火叫燧,是古代
传递军事信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

我发现了一个特殊而有趣的现像。 在夕阳下,阳关和其它建筑物坍垮成的土堆是砖红色的,而此地的戈壁大漠是土黄色的。 这个现象显示阳关
和此地的建筑物用了火烧制而成的砖。用火烧制的砖比泥砖坚固耐久。戈壁上净是石砾和砂子。 光是这些材料是没法烧制成砖的。我想起了
来这里的一路上,常看到 “严禁开采黏土矿” 的大告示牌子。是啊!疏勒河流经这个地区。 无论现在的河道还是古河道都应该有颗粒很细小的黏
土。为什么这个地区还留存着一些汉代用砂石,红柳,和芨芨草夯实的长城,而阳关和它周围的 “烧制砖” 的建筑物却都早就坍垮,分解了呢?
我推测可能此地的黏土不够好,含的粗砂多了些,因此烧成的砖不够结实。其次, 2100 年前的汉人还没有掌握好烧砖的火候,能把土里的铁质
烧成红色的氧化铁,但是还不晓得要烧到什么程度才能让砖头真正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倒也不能说他们建筑的是豆腐渣工程。好歹这些建筑物也
屹立了好几百年,比起当前国内的一些用不了几年就垮台分解的工程强太多了。

我的 “阳关是用红砖建造的” 的理论,从目前仅存的烽燧台里有一层一层的砖头得到了佐证。(请看下图)此处的烽燧台是一层红柳或者芨芨草,
一层砂土加上砖块夯实而成的。砂土砖块层比一般的汉长城的砂土层厚得多。 我想这是有道理的。要是砂土层不够厚,一烧起烽火,可能把下面
的红柳层也烧着了,继续往下烧,烽燧台就垮了。

您要问 “为什么烽燧里的砖块还没有毁坏呢?”。 哎!那是另外一家制砖厂的产品啊! 将来您要盖房子,想法子跟他们联系买砖头。切记!

阳关始建于汉武帝元封四年(西元前107年)。西汉时为阳关都尉治所。魏晋时在此设阳关县。唐代设寿昌县。武则天当皇帝(西元690—705 年)
时的《沙州地志》里记载着 “阳关,东西二十步,南北二十七步。右在(寿昌)县西十里,今见毁坏,基址见存。西通石城、于阗等南路。以在
玉门关南,号曰:“阳关”(注:古人以山南水北为阳)。”  唐朝的沙州即今日的敦煌。可见王维(西元701-761年)写《送元二使安西》时,
阳关已经坍垮了。阳关在何时垮的并不顶重要。它在王维的意识里已成了大唐文明的西陲界线了。虽然更西方还有安西都护府所辖的广大地区,
出了阳关,那些地方就是另外的一个世界了。  无故人啊!更进一杯酒吧!

我在烽燧台前高大土堆上,遥想阳关还是一个坚固的城关的时候该是何等雄伟! 极目西望,那些让古人踌躇不安的碛漠,还没改变,都在眼底。
 垮下来的阳关经过1300 - 1400年戈壁上的狂风侵蚀,还留下相当可观的痕迹。
今人在阳关遗址上立了一座仿汉亭台。 将来可会有人来此凭吊这座亭台的遗址?
近处红色的土丘是阳关,围墙,官舍,兵营,、、、坍垮分解之后的遗迹。
红色是火制砖块里的氧化铁。   远处戈壁颜色和阳关遗址廻异,未经窑火也。

观察是理科学生的基本功。格物致知是我辈一生孜孜不息的目标。
《阳关三叠》琴歌歌词

清和节当春,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霜夜与霜晨。遄行,遄行,长途越渡关津,惆怅役此身。历苦辛,历苦辛,历历苦辛,宜自珍,宜自珍。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依依顾恋不忍离,泪滴沾巾,无复相辅仁。
感怀,感怀,思君十二时辰。参商各一垠,谁相因,谁相因,谁可相因,日驰神,日驰神。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芳草遍如茵。旨酒,旨酒,未饮心已先醇。
载驰骃,载驰骃,何日言旋轩辚,能酌几多巡!千巡有尽,寸衷难泯,无穷伤感。楚天湘水隔远滨,期早托鸿鳞。
尺素申,尺素申,尺素频申,如相亲,如相亲。噫!从今一别,两地相思入梦频,闻雁来宾。










 西出阳关无故人啊!
请看烽燧台里面一层一层的砖头。 这个地区有很多汉唐烽燧台的遗迹。我只在阳关看到里面是砖块的烽燧台。
不能排除别处也有这样的烽燧台。 我没有见着而已。
有人因地势在阳关遗址的红土丘上建筑了仿汉曲廊。没有采用大红柱子绿琉璃瓦。大陆进步了!甚可喜。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gG6pNNLJAg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J9A2AIXKa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3ucNYNmBx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