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wis & Clark Trail
Glacier National Park  第二页
Montana 冰川国家公园里最高的山是 9080 英尺高的 Chief Mountain。 这座高峰是 Black Foot 族印第安人的圣山。 印第安人相信大地各处都有神灵的。
一百多年前,天主教的教士来到此地,禁止印第安人人崇拜山神水神,禁止印第安人说自己的语言。 一对非常优雅的 Black Foot 老夫妇告诉我,他们
很遗憾不会说自己的语言了。 他们的曾祖父就为了说自己的语言被天主教的传教士毒打。 天主教的传教士要美国士兵杀了不服从他们的印第安人,
割下了头,高悬起来。 他们的曾叔祖,曾伯祖的头都被美军割下来了,就为着他们不愿当基督徒。  我说,这事情我清楚。 不仅在美国是这样的,从前
西班牙人征服南美洲的时候,随军的基督教教士也指使西班牙军人大屠杀不愿意受洗当基督徒的印第安人。 这些事情都上了美国 PBS 的电视节目,
也都记载在美国中、小学的历史课本里了。 凡蒂冈的天主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里,站在意大利的法西斯和德国的纳粹那一边,帮着轴心国迫害犹太人。
已故的前一任天主教教宗保禄二世到过耶路撒冷跟犹太人表达歉意和忏悔。 这是一位难得的好教宗。

现在,Chief Mountain 的旁边有个 Black Foot 印第安人保留区。
我为 Chief Mountain 照了好几十张相片之后,太阳下山,天渐渐黑了。
农人在冰川国家公园旁边的山地牧牛。 白天,牛默默地吃草。 天黑了之后,各个山坡、山谷里的牛『牟、牟』地叫个不停。 起初,我不明白
是什么缘故。 后来听到远处此起彼落的狼群嚎声,才明白这些牛是被狼吓得睡不着觉,吓得『牟、牟』直叫。

月亮升上来了。 我留在荒野里举着手电筒,立好了三脚架,准备拍摄唐朝诗人王昌龄诗里的『冷山月』。 我在黑里没有被狼群吓得也『牟、牟』
直叫。 倒不是我的胆子比牛的胆子大。 是我身上别着一支 .40 口径的德制 Heckler & Koch 加上三个装填满了的弹夹。 它们是我的备用胆子。

回到旅馆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钟了。
(一共十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