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市
文字历史之父,希腊的 Heroditus (c. 484 B.C. - c. 425 B.C.)的书里记载了Kappadokía 的人住在山洞和地洞里。
现在对什么时候这里的人就住在地洞里的说法多得很。有说八千年前的,有说一万年前的,也有说一万两千年前的。
可惜的是在互联网上这么说的人没有提出一点证据。这些数字就跟齐天大圣的金箍棒一样,见风就长。

跟据当地响导的说法,目前这里只开放了六个地下城市供人观光,而估计这里有四十个地下城市。许多地下城市还没
有被好好地探测过。地下城市和地下城市之间有复杂的隧道联接。目前已经探测得的最大的地下城市可住五千人,深
达十八层。地下有储藏粮食的地方,有酿酒和储藏酒的地方,有厨房,石床,养家禽家畜的地方,八十尺深的通气
道,水井,风干人畜排遗物的地方。地道狭窄弯曲。来袭的敌人带的长矛,弓箭,长刀,剑,都得撂在地洞的外面。
爬进来的敌人并不好受。拿火把会烧掉自己的胡子和头发。拿盏小油灯往里爬,冷不防隔室的人能从墙上的小洞伸出
短标枪,捅那儿是那儿。送命的机会大得很。地下城市的住户还在室内凿了像大石磨一样的门。一堵住了进口,隧道
里的敌人根本使不出劲儿开门。

自古以来这里的人喜欢养鸽子。据说鸽子和镜子都是各村联防互保的通讯工具。一有动静,大家就扔下锄头和针线活
儿夹着绵羊和家里养的鸡就往地下钻。

这儿的地下城市算得上是一个世界奇观了。
在这里最有趣的是地下第三层的一个居室里的这个巨大的黑石头。这个黑石头上有一个一个磨出来的圆穴。响导说这
是用来磨香料的。这里的地下城市是从火山灰的岩石凿出来的。地面的山头上有黑石头的地层。那是地涵的熔岩由火
山口流出冷却造成的。要从地下居室里这么低的地方挖掘出这样的巨大黑石头是无法想像的。要从外面运这么大的石
头进来,怎么通过那么些窄小而弯曲的地下通道呢?

后来我记起响导说过本地还常挖些地洞当观光旅馆和饭店。地洞不难挖。可是,挖好的地洞,过了几年墙壁就硬了,
再挖就难了。这件事提醒了我罗马人发明用火山灰当混凝土建筑砖造城墙的事了。书上说罗马人用火山灰造砖城墙的
工艺现已失传了。写书的人脑袋不好使。用火山灰当混凝土的工艺根本没失传过,只是作者自己笨。 新鲜的火山灰
里『原来的』石灰岩(大部份是碳酸钙)的成份被火山爆发的过程加热变成了生石灰 CaO 了。这就是现在我们用的
水泥的主要成份。新鲜的火山灰加上了水,就能用来砌砖墙了。从前罗马人用来砌墙的是新鲜的火山灰。地面的火山
灰一过久了,吸了水,就成了像水泥似的硬块,不能用来砌砖墙了。 后来的罗马人把火山灰放进窑里加热,就像现
在的水泥工厂把石灰岩放在窑里加热一样,又把碳酸钙和碳酸氢钙变回生石灰了。这就又能用来砌墙了。

我认为地下居室里的大黑石头是从外面运进来的。在挖掘地下居室的过程中,古代的 Kappadokya 人挖出了一些跟外
界的水份隔绝的火山灰。这些火山灰比较疏松,相当容易挖掘。等到把大石块运进石室之后,他们当个泥水匠,把挖
下的干火山灰兑水,混合,砌成跟周围一模一样的墙,隔开了通道和居室。你看看,多少人想破了头都想不出的答案
被大土佬儿想到了。
墙上的洞是睡人的。要睡觉非得曲膝不可。 地上的洞是搁尖底的大瓦罐 amphorae 的。古代这里的人用尖底瓦罐装
橄榄油,水,酒。
这是一个厨房。灶台上和墙壁上有烟熏的痕迹。墙上有放东西的壁橱。地上的洞是搁尖底瓦罐的。
这个房间是用来酿酒的。沿着墙是一排放尖底酒瓮的洞。房里另外一边有踩葡萄的池子,有流葡萄汁儿的沟,
有放瓦罐承接葡萄汁儿的凹地。
这是一个石室的进口。屋里的人把石质圆门滚到右边就把进口堵住了。外面的地道狭窄。
在地道里的敌人使不出劲儿,没法打开门。
地上的是另外一家的圆门。
这个通气道有六十尺深。在大门关闭了之后,它供应地下许多层住户的空气。
这是一个通向走道的墙洞。敌人进入走道一定要捧着油灯或者其它照明工具。敌明我暗,正是从墙洞捅他一标枪的
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