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索引
                                     黄粱梦

           
老道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褪了壳的黄粱,准备煮粥吃。明天鸡鸣还要继续赶路的学生,刚才还侃侃地说著这次离乡留学
之后,要如何如何,现在却困了。老道扎好了口袋,好心地让学生枕著,先睡一会儿。

学生在外乡念了两本破书,写了一篇报告。中了!中了!中了举人、进士了。中了硕士、博士了。从此可以跟其他留学
生一样冒充内行,唬弄外行了。

衣锦还乡了。先从相亲的队伍里挑一个标致的当老婆吧。对了,以后每餐不能再也没有油星儿了。有鱼还得有肉才行。
从此可别再用两条腿走路了。过几天弄一顶奔驰牌子的大轿子,让人抬著上任当官老爷吧。还有,当了官就得要改喝
陈年的XO级的白兰地,康涅克酒了。

得好好想想该怎么弄钱。有土斯有财,先买些农地,再把农地改划成都市建地不就成了?公家的工程发包好歹也能收些
钱吧?不够,不够。再在都市绿地上盖大楼吧。不够,还不够。让挖砂石的商人孝敬些吧。还不够,还不够。让自己的
人铲了国有土地上的树木,“就地合法”,开个高尔夫球场吧。还不够,还不够,还不够。

女人,女人,特种营业不能撒手。歌女、影星、电视台的女人都好歹得归我管。对了,要结党,要结党,大圈子里要
有小圈子,小圈子里要有我。还得多交些朋友。同僚?下属?上司?都交吧。大小事情都要摆得平。朋友是不嫌多的。
带刀杖的衙役兵勇不能少,明火执枪的绿林盜匪也要交。民主时代,僧,盗,儒,妖,一人一票,都拜成把兄弟吧。
要选举了,一个庙,一个庙都进去烧把香,斩只公鸡,发个毒誓吧。谁让那些蠢老百姓就吃这一套呢?

要赚大钱还得赚中土的钱。可是绝不能让人误会我跟中土有什么瓜葛。不是早就告诉过全世界,中土是中土,我这儿
洋气,叫着福尔摩沙么?狠狠地掏空了公家仓稟,跟洋大大人多买些火器,帮助洋大人围堵中土,再把回扣窝藏在那
些叫着瑞士美國什么的国家的小金库里。我们这儿的那一个朝代不都是这么干的?不是当朝要比前朝贪,是前朝当
朝一般脏。

千万别让中土那儿的乡下佬站起来。那儿的乡下佬要是站起来了,我还上什么地方用那么便宜的劳工?我还怎么把
他们比下去呢?我还怎么讨了便宜又卖乖呢?

民意,民意,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多多说瞎话,大家说瞎话。雄兔脚撲朔,雌兔眼迷离,两兔旁地走,安能辨
我这个兔子是雄雌?人生几何?造孽及时,敞开来犯混吧!乒乒,乓乓,哎呀不好!有人开枪了!

老道朝著流了一地的黄粱粥汁,气得骂道:“畜生!连作梦都不老实,瞎蹬你的狗腿,踢破了我的甑子。今夜大家只好
都饿著吧。”

(有感时事,援唐.枕中记,改写黄梁之梦)


(大土佬兒于 1998 年寫于紐約阿帕拉契山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