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索引
                                         鹤之乡


这儿是千鹤之乡。
到处都是优雅婀娜的仙鹤。
在山林裏,公路旁,大城和小镇的街道两边,
它们娴然地剔整翼羽,拂弄稚雏,轻语伴侣。

从暮春为它们带来了嫩绿起始,
我就屏息望著它们。
它们翠绿的羽翼总是勾起了我对南国凤凰的思念。
然而,仙鹤跟我的故乡裏的凤凰还是不同的。

凤凰热情。
初夏,它们恣意地开了一树火红的花朵。
凤凰富态。
它们敞开了宽大的翅膀,覆盖了古都府城。
故乡台南的凤凰树附和著蝉鸣,轻缓地摆弄著羽叶,
挥散暑气。
我常坐在凤凰树下,让一朵又一朵的大红蝴蝶花朵,
轻轻地落了一身。
凤凰,它们呵护著我的台南故乡。

仙鹤恬静。
它们不多言语。
也是六月裏,开了一串串素净的白花。
仙鹤窈窕。
合著双翼,心平神定。
羽状複叶任凭清风撩拨,
怡然自得。
仙鹤不招呼您,也不拒绝您。
他们成群地,成列地,单独地,
栖息在我的美洲家乡。

槐树是这儿顶多的乔木了。
秋天,阳光把我心爱的槐树染成了一只只亮黄的仙鹤。

起风了!  起风了!  它们飞舞了!  飞舞了!
它们带著我,飞越了美洲大陆,飞越了海洋,
飞回了我们祖先起源的黄河老家。



後记:
能和台南故乡的凤凰树相提比较的,唯有槐树了。故乡的凤凰树是複羽状叶,而槐树是单羽状叶。论及姿态,槐树则
是卓然鹤立,比凤凰树清纯窈窕有甚。
中国北方的槐树和美国的槐树品种虽然不同,而大致很相像。槐的叶片小,秋天落叶的时侯不像枫叶,橡叶,梧桐叶
一般堵住了下水道。所以北京,天津,和纽约百分之八十的街道树都是槐树。
前习作新诗体材。横竖看著不像样子。像话的新诗原本不多。今天把拙作动了手术,看著还有一般新诗的不是玩艺儿
的劲儿。
 



(大土佬兒于 7/19/1997  年寫于紐約阿帕拉契山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