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索引
                               
                湖雁



山深,雾浓,橡树的原始森林静静地耸立著。

飘浮的雾珠带来了一阵又一阵的琤琮。
是仙女的玉珮声?
还是谁把玩著水晶珠簾?

啊!是了,原来是你们在湖裏忙著呢。
从这儿游到了那儿,
又从那儿游回这儿。
打了一个转儿,
又打了一个转儿。
不停地游著,
不停地探颈入水,
不停地游著。

都要到冬天了,你们怎麽还没有南飞呢?
昨晚,你们在那裏歇息的?
夜寒把紧挨著岸边山月桂的湖水冻出了一层薄冰。
可怜哪,都还光著脚呢。

湖雁使劲地游著,把漂浮的薄冰推得叮噹作响。不时还啄著挡了路的冰片。

拂晓,我的这一家好朋友们,穿著大礼服,繫了白领结,在雾湖裏,全神地演奏著冰磬呢。        




(大土佬兒于 11/12/1997 年寫于紐約阿帕拉契山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