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索引
          从石榴岗到手榴弹

             

石榴岗

因为它在骊山北面不远,相形之下,这个山丘只能算成一个岗了。虽说是一个七十六公尺高的山岗,在八月赤阳之下
登临,这儿的石阶还真有让人爬不完的感觉。 石榴,这个来自西域,传统上代表多子的吉物,长满了山岗。

有人耽心此地的石榴吸收了地底下的汞,吃了有害健康。对于石榴含汞的忧虑,是根据史记里司马迁的记载。 秦始
皇帝花了三十八年和无数人力,筑成了他的陵墓。地宫里直掘到深可见水,然后浇了铜汁加固,灌以水银象征江海,
用机械使其川流不息,才安置棺椁。两千余年已过,墓里水银的去处,确实值得研究。

科学家化验了石榴和本地的土壤,宣布无妨,无妨,尽管吃吧。可是现在中国人多为患,多子的兆头,就请低调处理
好了。

秦始皇的子孙众多。他去世之后,儿子之间,杀戮即起。不数年,就夷尽无存了。

登临了他的陵墓,最能令人思及他的,是带了血红汁液的多子石榴。



榴弹

中国的石榴来自天气干热的西域。石榴不仅生长在中亚和中东一带,它还是干热的西班牙南部的特产。西班牙一不做
二不休,在石榴的产地设立了一个石榴省,省会就叫著石榴市。

石榴的英文和法文的名字都是
Pomegranate。在西班牙文里,石榴叫著 Granada。石榴市 Granada City 是一个历史
悠久,文明昌盛的大城市。

在十五世纪,欧洲人想到了一个新花样打仗。他们把黑火药包成一个石榴大小的园球(别挑我的刺儿,橄榄球就不是
园的,瘪了气的皮球也不是园的。),点了火,扔敌人。这个点子好,能炸得敌人屁滚尿流。这种炸弹就叫着手榴弹
Hand GrenadeGrenade 这个字源自西班牙文的石榴 Granade

到了十六世纪,欧洲的军队里有了“榴弹手”这个兵种了。当榴弹手,除了要有本事把手榴弹扔的远,扔的准之外,
人还得长得高大。他们的薪饷多,制服特别漂亮,有特权,还戴一顶像馄吞(下锅之前的馄吞)的高帽子,神气得
很。文献里没提起他们泡妞的本事。你们自己琢磨吧。

























在十七世纪,人们就懂得把榴弹做得大大的,从炮口塞进炮膛里,打敌人。这种炮叫著榴弹炮。炮弹的引信若长,落
地才炸。引信短的,在空中就炸了。榴弹炮不是好相与的。其实,这种炮弹应该叫著柚子弹,甜瓜弹才对。没有这么
大的石榴嘛。

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一般士兵都接受了扔手榴弹的训练。没有专职的榴弹手了。除了手榴弹之外,兵工厂还制造
了能插在步枪上发射的小炸弹。这种炸弹是一头尖,插在步枪的另一头是长长的形状。这种炸弹叫著枪榴弹。基本上
它们跟石榴的关系就远在三等血亲之外了。

现在除了迫击炮以外,所有的炮都有膛线了。无论是什么炮,所有的炮弹都是有馅的,都能炸。只要是能炸的弹头都
叫著榴弹。各种炮都叫著榴弹炮。当然,要是以外形来命名,这些炮弹该叫著黄瓜弹,玉米弹或者别的什么弹。没有
这么长的石榴,更没有尖头的石榴嘛。

在伊拉克战场上,美军顶忌讳的就是敌人背著一支榴弹发射管(
Grenade Launcher),几个尖头的榴弹,过来偷袭。
就算是
M1-A1 型的新式坦克车,挨一个这样的榴弹也不好受。一般的军车就更挡不住了。

在七十年代初,越战正烈的时候,美国反战的嬉皮士
Hippies 提出“Make Love, not War!  造爱吧,别打仗了!”的
口号。

现在世界也很不太平。各种榴弹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场害了上万的老百姓和军人。吃个石榴吧,别搞什么榴弹了!
Have a granada, not grenade!




(大土佬兒于 2004 年秋天寫于紐約阿帕拉契山內。)


西岬

哈德森河起源于纽约州北部山上的几个小湖。它总长507公里,在曼哈顿的南方出海。蜿蜒的河流有两岸。凹进的河岸叫著
“Bend(湾)”,凸出的河岸叫著“Point (岬)”。在我住的附近,哈德森河有四处著名的“Points(岬)”。
它们是 Indian Point(印第安人岬),Stony Point(嶙石岬),Jones Point(钟氏岬),
以及 West Point(西岬)。

在西岬有个著名的军校。麦克阿瑟,巴顿,艾森豪,包威尔,等等美国的许多名将都是这个军校的毕业生。

Point还有一个别的意思。它还可以是小数点的那个“点”字。当年翻译这个军校名字的先生,就把West Point 
Military Academy翻译成“西点军校”了。怪不得他。我也喜欢“西点”。我还喜欢“蛋糕”呢。
美国西岬(West Point)军校博物馆展览的手榴弹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