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索引
多少人为著在大陆身蒙文革其害的同胞而惋惜。 如今,文革结束了近三十年了。可是大陆的新闻媒体,在遣字用词上,
还带著文革時代工农当家的色彩。 这些日子里,大陆挺流行『打造』二字。 这个『规定』刚由一个机构『打造』出来,
又有那个『计划』由另一个机构『打造』出来。 前些时候报纸上还出现了一个大标题『匡扶社会正义,几大权威部门
联手打造法制播报』。 怎么了? 政府和立法机构全成了铁匠铺子和手工作坊了?

跟大陆相比,台湾媒体的文化水平在这些年来也很明显的变了。 今天台湾政府『出炉』了这个措施,明天『出炉』了
那个规定。 我的老脑子里想起了当年从大汽油桶改造成的炉子里掏烧饼的师傅的印象。 是现在台湾报社的记者和编辑都
太差劲了? 还是现在台湾的政府官员和立法的议员只有杆面烙烧饼的档次? 很可能都是吧。

从前,地位再高的政府官员,也总有个职称官衔。 建立了民国以后,政府里最高的职称是总统。 一些脊梁骨软了些的
官员和老百姓管总统叫著『大总统』。 似乎不尊『总统』一声『大总统』,不把他请出了体制之外,就无法表现这位
『总统』之大了。 那个时代,中国的男人,刚剪了辫子,还没来及学会直著身体见官员。 情犹可宥。

抗日期间,中国最高的领袖是军事委员会的委员长。 中外的人民都叫他『蒋委员长』。 撤退到台湾之后,国民党政府
最高的领袖是『蒋总统』。 即使在他那么些年为人痛恨的威权白色恐怖统治时期,『蒋总统』还是个『总统』。

在台湾開始民主化的前后几年,总统不叫著总统了。 在报纸,杂志,电视,和无线电台上,『总统』两字全被改成了
『层峰』兩字了。 估计,始作俑者跟那位后來自詡李登辉与他『情同父子』的前新闻局局长、前国民党的秘书长,
是脱不了关系的。 台灣的新聞局是當年鉗制新聞和影藝界,為人詬病多端的一個惡衙門。 小蔣被新聞局和該局所統治的
玀玀記者們捧成了『層峰』之后,李登輝又接著當起『層峰』了。 要不,李登輝也不致于讓這位前新聞局長覺得
『情同父子』了。

一年,两年,五年,十年……长此以来,长此以往。 在台灣只要是一当上了『总统』,无论是什么档次的人,顿时
『高山仰止』了。 而且此山在一峰一峰又一峰之上。 山在虚无飘渺间了。

不见台湾的『层峰們』出面禁止这种新闻媒体硬把他挤出体制外的『大动作』。 也不见台湾报社的社長编辑们把关,
处理掉这些記者們戕害民主风气,曲膝媚官,不顾尊严的下流行为。 我不禁叹息了。

大陆的造神运动在文革结束之后基本就停了。 台湾的文革,何时已呢?


(大土佬兒于 2003 年初寫于紐約阿帕拉契山內。)

后记:在接到某报纸的『不合用』的拒登信之后,我把上文寄到台湾各大报纸的编辑部,新闻局,各立法委员,各监察委
员,陈水扁,吕秀莲,等人的电子信箱。 自2003年4月中旬寄出到今天为止,只看到联合报在陈水扁再度当选之
后,出现了一次『层峰』两字。 我马上去信痛责。 『層峰』這個過去十几年來下賤的新聞記者們常用的名稱不復
見于台灣的新聞媒體了。

看來,在台湾毕竟也有要自尊,要面子,或者怕挨大土佬兒罵的報紙編輯,政府官員,和陈水扁。好! 好!
铁匠铺子烧饼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