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索引
台湾的菩提树跟释迦牟尼趺坐于下,证得真觉的印度菩提(真觉)树属于同一品种。 心型的叶儿大约十二公分左右。

第一次见到菩提树是在台南开元寺的大院里。 那是少年时代的事了。 当年的我们,就没让学校束缚住形而上的心智,
也尽量不让学校束缚住我们形而下的身体。 因此逃课是常事。 可是没旷学。有个同学约我一齐逃课,到开元寺自习去。
他单恋著在寺里出现过的一位女孩儿。

我们倘佯于菩提巨树之下,努力地记诵英文生字,一面望美人兮,在水一方。 终于,她夹在几位白衣黑裙的清纯少女
里,出现了。 少女们巧笑倩兮,勤快地打扫菩提落叶。 我们心响往之,远远地神往著她们过肩的秀发,庆幸今天她们
也没有上课。 转念想到台湾这般年纪的女学生可不会留这么长的头发。 明白过来了,继而为了在精神上冒犯了在寺院
里修行的少女而惭愧。

缘由心生,又缘从心灭了。

如今,少女们可修成比丘尼了? 常在菩提树下的,除了婆裟的光和影,还有我们南都府城轻巧的笑语么?



(大土佬兒于 1998 年寫于紐約阿帕拉契山內。)




.
 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