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索引
                                                                        藏医

大土佬儿对喇嘛教和藏医的敬意,有待从负值开始建立。现在还没有开始。


以下是去年四月大土佬儿在云南丽江遭遇到的一个小故事。

在当地雇的响导把大土佬儿带进了一个藏族大院,要大土佬儿体验藏族文化。我没文化,愿意领教。

响导掀开了门帘,里头坐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圆脸秃子。秃子自称喇嘛又是藏医,到云南丽江来济世救人。

大土佬儿坐定了之后,秃子要看大土佬儿的手。小子打开电筒,看了左手,又看右手。 喊了一声 “不好了!”

小子拿了一支圆珠笔在纸上画了几道,然后说 “这是你的掌纹。”

大土佬儿心虚了,问 “这掌纹怎么不好了呢?”

小子在纸上画了一个稍大的椭圆,再画一个稍小的椭圆。然后说 “这是你的睾丸。你有这样的掌纹,就有这样的睾丸。”

“这就是我的睾丸了?”  大土佬儿不服气地想着。 “有什么不好?” 我问道。

“睾丸一大一小,你会得前列腺癌!”

格老子学过大体解剖,也学过医学生理。格老子知道凡是个男人,睾丸都是一大一小的。这个贼秃驴没安好心。

“那你说我什么时候会得前列腺癌呢?”  格老子问。

“快了!再过几年,你在六十岁前肯定得。”   贼秃驴回答。

“老头儿我今年六十六岁了!”  我跟贼秃驴说。

“啊!看不出来!看不出来!老师傅保养得真好!”  贼秃驴陪着笑脸。

“老师傅显得年轻,所以发病会延后几年。”     “我有最灵的藏药救你。只要四百六十块钱”


”这四百六十块钱买的是几服药?要吃多久?“  我想听听这贼还有什么招儿。

“老师傅的睾丸一大一小,要得前列腺癌的。我的藏药可以救老师傅的命的。”  他避而不答我的问题。

“你的四百六十块钱的藏药怎么治我的病呢”   我对药理学有兴趣。 “是把我的大蛋缩小?还是小蛋放大?还是同时调整它们的个儿,让它们尺寸一致了,
不得前列腺癌?”

“你没有四百六十块钱,我救不了你了。”  贼秃驴嫌我难对付,作势请我出去。

昨天,一位间接的朋友从医院回家了。老兄挨了一刀。长了癌细胞的前列腺让医生切了。 这老兄的睾丸肯定也是一大一小的。
这事儿,让我想起了那个喇嘛藏医。



2013年9月8日 大土佬儿写于纽约阿帕拉契山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