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索引
                                   我爱简体字

简体字是大势所趋。现在还有那个蠢人写『臺灣』兩字? 不都写『台湾』吗 ?  『简体』兩字不比『簡體』
兩字好看的多了吗?  『飞』字不比『飛』字优雅的多吗?  

台湾的官員和中文教授们喜欢搞意识形态斗争,坚持『繁體』反『简体』,还信口雌黄说中共要消灭中国五
千年的固有文化,所以推行简体。前几个月,台湾侨委会的委員长在纽约說什麼『繁體』為五千年文化道统
所系,侨教人員必須固守繁体,抗拒简体。这完全是昧於事实的胡說八道。

事实上,兩千年前秦朝废了大篆 (大篆含括了钟鼎文,甲骨文,等等),改用小篆。而汉朝的衙门里的書記把
小篆又改成了當代的俗体『隶书』。『隶』就是衙门里的役人的意思。隶书在当代也不是什麼高雅的文字。
到了后汉才有『行书』,這跟現代的楷书接近。『繁体』是唐以及后代发展出來的坑人的玩艺儿。

別說五千年了,就算是兩千五百年前的孔子孟子看了小篆都得發呆,考住了。更別提隶书,行书,和繁体楷
书了。連唐朝的人看了現代一些缺德的『繁體字』都得连猜帶瞢的弄懂里面的意思。繁体字是五千年文化道
統? 在台湾教中文的教授们,回去复習复習中国文化史吧。致於台湾侨委會的那位不停地进行『去中国化』
的狗官委員長,得了吧。

文字是不停的進化的。現代人用繁体是裹了小腳跑馬拉松。要我在课堂用繁体作笔記或者写報告,我宁愿退
学或者上吊 (实在沒法活了)。让我学魯迅文章里的孔乙己的話捍卫简字。简体字『难乎哉 ? 不难也。』



大土佬儿
2006 年 6 月 9 日写於纽约阿帕拉契山內

后記﹕在某电子報有铁杵拥护繁体字,痛惡简体字的人痛击大土佬儿。这种人认为自己平时写的简体字虽然
不是繁体字,但是不叫著简体字,而叫著『正体字』。換言之,他们总要让『正统』站在自己這一边。他們
是官,別人是匪。他們是大太太,別人是丫頭。這種台湾的文化人让大土佬兒想到了一個笑話。妓女在每个
月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不接客了,咀还是死硬的,还死要面子,管自己叫著『抗日份子』。对拥护繁体字的
台湾官员和教授,最好的惩罚就是让他们写一辈子的繁体字,好好治治這些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