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索引



(大土佬兒于 09/27/2010 年寫于紐約阿帕拉契山內。)
.........................................>>>>>..........泥哥
灵长目,人属,人种裏面有四个亚种。有非洲的『泥哥鲁』黑种人,有欧亚的『高加索』白种人,有亚洲的『蒙古里亚』黄种人,
还有澳洲的『阿伯力筋』土著人。

三、四百年前,白人在非洲又逮又买,弄了许多『泥哥鲁』黑种人到北美洲当奴隶。当奴隶,自然没有好日子过。挨揍、挨骂、
挨饿、挨强奸、还挨杀害。白人里面的恶人骂黑奴隶最省事的话就是喊一句轻蔑或许凶恶的『泥哥!』。

现在,那个白种人或者黄种人在美国要是衝着黑种人喊一声『泥哥!』,上了法院可不是罚钱就能了事的。种族岐视非得坐牢不可。
美国的监牢裏关了许多黑人。他们的消息灵通得很。他们知道谁为了幹了什麽而被关进来的。他们会好好地治这些喊『泥哥!』的
混蛋。

在美国,只有一种人喊『泥哥!』是没事的。那就是最下三烂、最没有受教育的那种不肖黑人。他们学着从前的白人主人辱骂黑奴
的口气,骂他们身边的其他黑人。骂了对方一声『泥哥!』,似乎他们自己的皮肤就白了一点,社会地位就高了一点。骂得越狠,
他们就越得意。因为他们是下三烂,挨了骂的其他黑人也就不拿这样的傢伙当回事了。

美国的电视节目裏也偶尔出现不肖黑人骂别的黑人『泥哥!』的镜头。这件事,让我联想到这几年裏多次在台湾第一大报 – 联合报
上看到有人大大咧咧地骂别人『支那猪!』和『中国猪!』的事件。台湾报纸的道德、风格早以沦丧到不知胡地了。为了卖钱,什麽
芜七八糟的东西都上得了联合报了。别的报纸,就更等而下之了。

从前,日本军阀和警察在台湾能任意辱骂这些李登辉的同路人的父母和祖父母『支那猪!』。现在这些杀坯,得意地朝他父母和
祖父母的同胞,骂日本军阀警察骂的『支那猪!』和『中国猪!』。这些杀坯美得很。骂了同胞『支那猪!』,自己彷彿就升格
成了别种的畜牲了。骂了对方『支那』,自己彷彿就成了跟祖宗不相干的东西了。

在报纸上一看到又有人骂『支那猪』,我就联想到骂『泥哥』的下三烂的宽鼻子、厚嘴唇、小卷毛、和一脸蠢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