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索引
             莲莲西遊记


莲莲是个生於美国,长於美国的孩子。爹爹念著今年她就要满二十岁了,而从来还没有到过中国,决定了在暑期带她
西遊神州大陆一趟。这些年来,大陆成立了一个国家旅游局。这个机构还规划了许多旅遊景点,让中外旅客看看中国
的文物。爹爹挺固执的,见了「游」字革掉了「遊」字的命,心裏就不舒服,不愿意跟大众一块儿游旱泳。至於大陆
官方认定为「文物」之为物,泰半只合得一个「物」字,沾不上「文」的边。不文之物,焉入得眼?於是能带著莲莲
遊览之处,也就要多费些思量了。


一、火焰山

今年七月,华北大旱,连天高温。这儿是火焰山哪,那裏还是什麽北京呢!莲莲和父亲快步地进入了有空调的商店
裏,补充矿泉水。爹爹淌著汗,喃喃地说﹕真热! 真热! 斯文的店员安慰似地接著﹕「前几天还要热些呢,都上了
四十摄氏度了。」
「体温才三十七度,要是气温上了四十摄氏度,人该怎麽活呢?」爹爹不解地问道。
「噢,在外边儿走一会儿,人就不行了。」店员轻轻地回答,带著一丝抱歉的微笑。
连「人就不行了。」都能心平气和地说著,还有谁能不喜欢北京人呢?天热的事,就暂时撂在一边,让铁扇公主处理
好了。


二、笑!

怕热,赶在一大清早就到了国子监,为著参望祀奉至圣先师的殿堂。
「笑!要笑!」几位到孔庙晨遊的老太太,路过了等著爹爹按快门的莲莲,下达了逗人的指示。老太太们走得真快。
骋,骋,骋,一会儿就都进了大门,消失於数百年的翠柏之间了。而莲莲的笑颜却还久久地荡漾在北京古老的街道
上。


三、槐花馄饨

人行道上摆了几张矮桌和板凳。年轻的师傅熟练地在大锅裏炸油条。那位面颊酡红的乡下女人是他的媳妇还是妹妹?
二两包子,两根油条,两碗馄饨,六块四毛。账算得飞快。
「爹爹,您知道这叫著什麽吗?」
晨光和小白花朵从夹道的槐树顶上灑了一桌子一地都是。
莲莲闪著欢喜的眼神,指著馄饨碗裏漂著的落英﹕「这叫著槐花馄饨哪,爹!」


四、玉蝉

博物馆的中国文物部展示了各式各样的玉蝉。说是出土的陪葬物。中国的古人在已逝的亲人嘴裏塞个玉蝉。为什麽
呢?是传统吧,要不就是迷信什麽的。没有那个人肯在这种小事上面花精神,格物致知的。
莲莲和爹爹刚踏上了十叁陵的神道,就被两旁石翁仲和石兽背後垂柳裏的蝉声震憾住了。这音量岂是平时听过的一声
一声「知了,知了。」所能比较的,这是一个野战师的夏蝉齐声大呐喊呀!才想到「呐喊」两字,眼前就浮现了鲁迅
写的《呐喊》了。
是了,他们有话要说,不能憋著,要声嘶力竭地呐喊。
「别光把我们埋在墓裏,断了我们跟外界的连繫。给我们一个玉蝉,放在嘴裏,当作永恒的麦克风。别走,别走,我
们还有话要说!唧……。」


五、泾和渭

出了雄伟的西安北城门,不久就经过了一座大桥。爹爹指著桥下流水告诉莲莲﹕「这是渭河,又叫著渭水,水是浑
的。」
开车的司机跟著说﹕「是啊,是啊,渭河的水是浑的。」
「稍北还有一条泾河,水是清的。」 爹爹又说著。
司机接著说﹕「是啊,是啊,泾河的水是清的。」
「两河汇流不远之处,还能见到清浊分明的泾水和渭水。这就是《泾渭分明》典故的出处。」爹爹说。司机附和﹕
「泾渭分明,泾渭分明」。
不一会儿,车至泾河桥。「咦!怎麽泾河也是浑的呢?」爹爹惊讶地自问著。「泾河也是浑的。」司机连一拍都没落
慢。
「怎麽现在泾渭皆浑,泾渭不分了?」爹爹问著。
「泾渭不分了,泾渭不分了。」司机继续开著车,随和的应著。
爹爹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指著驾驶座上的司机,小声地跟莲莲介绍﹕「这麽随和的人,是中国的特产。」
「是我们中国的特产,中国的特产。」司机没有听全爹爹说些什麽,可是热烈地同意著。


六、黄土地

车子过了三原,这儿是陕西著名书法家于右任的家乡。又过了耀县,这一带地区在被戈壁吹来的黄土覆盖了之前,是
森林大泽。地质是沉积而成的石灰岩。现在森林成了煤矿了,石灰岩成了生产水泥的原料了。再往北行,到了铜川,
中国的青铜文化有赖于斯。地势越来越高了,黄土高原被数千万年以来骤雨引发的洪流切割成碎块了。公路在百丈深
的大峡谷和高坡之间蜿蜒。峭壁上点缀著零星的窑洞。高坡田裏的包榖在八月才只长了叁,四寸高。今年的秋粮又要
绝收了。天实在太旱了!

司机领了莲莲进了一户窑洞,亲热地喊了炕上的主人一声﹕「大娘!我又来了。」
「呦,粮食怎麽吃得这麽快?」司机探头看了看细木片编成的粮囤。大娘赧靦地说﹕「两个儿子回来住了。」司机没
问为什麽孩子们回来住了。要是他们在外面能谋生糊口,应该不致於回到这个地方跟老妈妈一起住吧。「可要省著点
儿吃啊,大娘!要不然今年过不了冬了。」

「嘿嘿,是是。」大娘应著。

这儿是吃不上细粮的地区。这麽几十年来,大娘都是顶小心地过日子才能撑著活过来的,如何不晓得今年的高梁小米
要特别省著吃呢?司机领了莲莲看了看存水的地窖。什麽时候下了雨,地面的水会顺著浅浅的小沟流进水窖。

「窖裏的水快乾了,大娘!」司机冲著窑洞裏嚷嚷。莲莲和爹爹没有听见大娘言语。估计大娘她若言语,说的也是﹕
「嘿嘿,会省著点儿喝的,会省著点儿喝的。」

只有窑洞附近才长了几株白桦和核桃。放眼四望,净是不毛的黄土地。


七、长征英雄

司机在进了黄陵县界往黄帝陵的路上想起了在今年的五一国际劳工节北京电视台的记者访问在本地落户的长征老英雄
的故事。现在本地还住了两百多位长征老英雄。见了来访的电视台记者,他们感谢国家在解放了近五十年之後,居然
还记得老同志。在回答有什麽困难的时候,老英雄说﹕「谢谢!谢谢!我们生活得很好。可就是粮食还不太十分够吃
的。」


八、诗巷

西安孔庙的碑林裏,挤满了观光旅遊的中外客人。

碑林门墙外面的一条宁静的巷子裏,葫芦的蔓藤伸展在巷顶棚架的上面,为八月的西安带来了少许清凉。行书,草
书,和隶书写就的一首又一首的唐诗在每户人家崁在砖墙上的白磁砖上,款待来客。

莲莲央求爹爹把「松下问童子,……」,「朝辞白帝彩云间,……」, 「渭城朝雨浥轻尘,……」 一遍又一遍地解
释翻译成白话和英文。
「再讲一遍嘛。」
孩子长大了,模样也改变了。如今唯一能让爹爹不觉得自己已老了的,是她从小听故事的时候,就一再温婉地提出的
这个要求。
诗巷裏,只有父女两人和榆树上的蝈蝈。


九、石榴岗

因为它在骊山北面不远,相形之下,这个山丘只能算成一个岗了。虽说是一个七十六公尺高的山岗,在八月赤阳之下
登临,这儿的石阶还真有让人爬不完的感觉。石榴,这个来自西域,传统上代表多子的吉物,长满了山岗。

有人耽心此地的石榴吸收了地底下的汞,吃了有害健康。对於石榴含汞的忧虑,是根据史记裏司马迁的记载。秦始皇
帝花了三十八年和无数人力,築成了他的陵墓。地宫裏直掘到深可见水,然後浇了铜汁加固,灌以水银象徵江海,用
机械使其川流不息,才安置棺椁。两千馀年已过,墓裏水银的去处,确实值得研究。

科学家化验了石榴和本地的土壤,宣佈无妨,无妨,儘管吃吧。可是现在中国人多为患,多子的兆头,就请低调处理
好了。

秦始皇的子孙众多。他去世之後,儿子之间,杀戮即起。不数年,就夷尽无存了。
登临了他的陵墓,最能令人思及他的,是带了血红汁液的多子石榴。


十、葡萄

这是葡萄成熟时。 从西安往兴平县汉武帝的茂陵的路上,许多农家把刚收成的新鲜葡萄堆在路旁,招揽旅客。这些
葡萄莫非就是《汉书‧西域传》所记载汉武帝从西域引进,遍植於行宫四週的那些葡萄的後代吧!

根据《史记,大宛列传》裏的记载,太初元年(西元前一零四年),汉武帝命令李广利攻打大宛,欲至贰师城取
(抢)良马。李广利连年作战不利,伤亡惨重,请求罢兵。武帝大怒,派人封锁玉门关,下令「军有敢入者辄斩
之!」  因此,唐代诗人李颀作《古从军行》,内有「……闻道玉门犹被遮,应将性命逐轻车。年年战骨埋荒外,空
见蒲萄入汉家。」之语了。李颀感叹连年征战,不过换来一些蒲(葡)萄供皇帝享用罢了。 吃葡萄的今人,可知道
它的来处麽?


十一、炎黄世胄

拾级而上了黄帝陵,莲莲和爹爹莊严肃穆地向民族始祖的牌位行了最敬礼,上了高香。天涯遊子终於回到祖宗跟前
了。
莲莲要知道祖宗幹了些什麽体面的事。爹爹本著商务印书馆的说法,「从古代神话和传说看来,被尊为中国祖先的炎
帝和黄帝,最初都居住在渭河流域。炎帝姓姜,称为神农氏,又叫烈山氏,善於刀耕火种。黄帝姓姬,名轩辕,是有
熊氏部落的领袖。炎帝由西而东,进入了黄河中游,与九黎族发生衝突。炎帝战败,向黄帝求援。黄帝和九黎族的头
领蚩尤大战於今日河北省的涿鹿县南,擒杀了蚩尤。後来,黄帝进行了统一中华民族的战争,经五十二战,而天下咸
服。」

莲莲对於住在陕西渭河流域的炎帝和黄帝进入河北打蚩尤起了疑问。
「黄帝为什麽要帮炎帝到老远的河北打蚩尤?」
「蚩尤是不是跟美洲印地安人抵抗白人一样,打的是自卫战争?」
「黄帝为什麽要到处打别的部落,而且还打了五十二次?」
「为什麽我们打别人,统一别人,总是我们有理,而别人打我们就叫著侵略呢?」

孩子的正义感和道德观开始起作用了。内心几经辩證,终於得到结论了。「爹爹,我们也可能不是炎黄子孙吧?」莲
莲满心冀望著。

爹爹盘算著,是用五千年前的案子早已超过了刑事追溯期的藉口先抵挡一阵,还是怎麽著。得,自己被国立编译馆的
课本洗过脑,不能让下一代再受影响了。实话得实说。决心一下,顿时海阔天空。

「炎帝和黄帝都是神话故事裏的角色,当不得真的。我们有自己的祖宗。今天我们是到了故事裏的黄帝的坟前,为我
们自己的祖先上香。」

今後,谁要自认是龙子龙孙,就让他当下去吧。我们可不是什麽炎黄世胄,什麽龙的传人。

父女两人在茂鬱的古柏桥陵山岗,卸下了历史包袱,轻松愉快地继续西遊。




(大土佬兒寫于 8/25/1997 于紐約阿帕拉契山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