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索引
                                                      椴树蜜

美国乡间的路旁常摆些摊子,卖些附近农场的各种收成。有的还卖农家自己烘烤的蛋糕和点心。两个月前,我送女儿莲莲回纽约州旖色佳
城的大学唸书。在一段路上见到了遥指前方卖蜂蜜的招牌。我们行行复行行,卖蜜的招牌也越来越密集,指引得也就更仔细了。过了「前
方两百尺」的招牌,我们在卖蜜的木棚旁下了车。

这个木棚裏钉满了各样的纸条。墙上,柱上,以至于樑上全是顾客的留言。桌上箩了大大小小的蜜瓶子。没人守住这个蜜摊子。一个纸板
上写了价目表,请客人自己把货款放进桌上的雪茄烟的木盒裏。若要找换零钱,也请客人您自己动手了。我打开了木盒,裏面大票小钞加
上硬币可不少於百来美元。

桌上还用石头压了一叠介绍这儿蜂蜜的资料。今天卖的全是蜜蜂棌自
Bass Wood 花蜜,酿成的蜂蜜。这个蜜棚的主人写得好,他相信世
界上有良心的人还是占了大多数,有谁愿意拿了他的一点蜜,不给钱,让自己的良心一辈子都不安宁呢?农场裏的活儿是忙不完的。他可
不能为了卖一点蜜,守住这个摊子,浪费日光和生命。

我们可真是到了镜花缘裏的君子国了!在这个古代冰川遗留下来的镜湖之畔,没有贪,瞋,癡。女儿莲莲感动得也拿出纸和笔,写下了她
的讚语和祝词,钉在柱上,让清风把在这儿驻足过的客人的喜悦和蜜棚主人的开豁一块儿捎给远近旅人。我拿了几瓶蜂蜜,付账和找换零
钱也全自理了。临行,连「再来光顾啊!」都殷勤地代主人向女儿和自己说了又说。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这蜜清香不凡,我得查查图鑑,研究一下
Bass Wood  是什麽植物。图鑑裏说 Bass Wood 就是北美洲的椴树(Linden Tree),又名白木。
中文名称是菩提树。但是这明显的是一个误译。释迦牟尼趺坐其下,证得真觉的菩提树是无花果科的植物。它的叶片是『正心形』的。百
年前编写字典的人不是植物学家,见了图鉴里
Linden 的叶片形状像菩提,就把它也翻译成菩提了。为了求真,我把它叫作『伪菩提树』
吧。伪菩提树的『偏心形』阔叶大约有20公分长,15公分宽。叶缘有粗锯齿。初夏花开成簇,小花儿是淡黄色的,每朵五瓣。书上还说蜜
蜂喜欢伪菩提的花蜜,酿得的蜂蜜色淡,芳香独特。美国的伪菩提树倒是挺多的,能长到二十五公尺高。除了山裏,最常见到的伪菩提树
就是种在城镇街道旁边的了。几乎每一个美国的城镇裏都有叫作橡树,枫树,和伪菩提树的路名。

在英国,椴树(伪菩提树)又叫著
Lime。此 Lime 跟枸橼科像柠檬树的 Lime 差之远矣,可别混淆了。欧洲的椴树(伪菩提树)能长到四
十公尺高。德国柏林有个举世闻名的椴树林荫大道
Lindern Strasse。它从布兰登堡大门起,往东一英里。从前是柏林的政教中心,现在两
旁还有国家图书馆,歌剧院,政府,和
Humboldt 大学〈前柏林大学〉。

当然,在千万棵椴树里,最让人无法忘怀的还是那棵米勒写的,舒伯特谱的,已长在众人心裏的那棵『老椴树(伪菩提树)』了。


老椴树(伪菩提树)

大门口的池子边,
有棵老椴树(伪菩提树)。
在浓荫下面,
我织过的甜梦多得难数。

树上刻著,
我的爱情誓言。
遇著了快乐或难过的事,
我都跟它倾诉。

今天深夜我又非得远行不可了。
四下漆黑,
可是我还是闭紧了眼睛。
强忍著,不让自己看到它。
老树枝桠萧瑟,
像是招呼著我﹕
「过来我这儿吧,朋友,
过来我这儿你会好受些。」

冷风直往脸上吹,
帽子也被括掉了。
可是,我就是没回头。

现在我已经走得老远了,
可是,耳边还响著﹕
「过来我这儿吧,朋友!
过来我这儿你会好受些。」


德国的韵诗相当艰涩。前人翻译,还要考虑配上舒伯特的音乐。勉强凑上了韵,就走了味儿。难矣哉! 火侯稍欠的,就韵和味全失了。

既然韵诗的「韵失」是难免的,我翻译时只好尽量求「味全」了。


(大土佬兒于 10/20/1996 年寫于紐約阿帕拉契山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