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饈值萬錢。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
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 閑來垂釣碧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
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挂雲帆濟滄海。
李白在一生里,捅过三个大娄子。 第一个是他惹恼了安州裴长史。 在《上安州裴长史书》里,李白用他一贯的胡说瞎扯为自己解套。 胡吹些没有边,
没有谱的事。 究竟唬住了裴长史没有,不得而知。 然而,他得以活着得到 “吴筠道士” (一说是贺之章)的推荐,在天宝元年(西元742年)当上了没有
经过考试的翰林。 一般研究李白的人,如郭沫若之辈,以《上安州裴长史书》里的 bullshit 当作李白的真正生平。 这反映了中国考据工作者的水平了。 

第二个大娄子是李白在长安捅的。 详情众说纷纭,大抵都是各家臆度。 文人无风都要掀起三尺浪,何况李白刚被玄宗宠爱优待两年多,就被打发走了(天宝
四年,西元744年)。 《行路难》就是李白被 “赐金放还”,被迫离开长安的时候写的。 要是没有捅娄子,玄宗怎么突然要撵他走呢? 第三个大娄子差一点要了
李白的脑袋。 一向投机取巧,到处混吃混喝的老小子到永王李璘那里蹭饭。 他鼓捣永王李璘起兵夺大唐天下。 如果李璘成功,李白又有喝不完的酒,吃不完
的肉,嫖不完的雏妓了。 李璘大败,丢掉了自己的脑袋。 李白被系浔阳监狱,差一点也得丢脑袋。 逃了死罪,流放夜郎,那是后话。

被仁厚的玄宗撵出长安之际,有都城朋友为之饯行。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值万钱。” 反映出李白一向极度夸张的写作手法。 此时,李白丧失了原来
在长安的颜面,走投不知何处。 因此,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要去中原,冰塞川。 要经晋去华北,雪满山。 酒色早已淘虚了身体,
那儿还能行啊?  

希望能像
吕尚垂钓渭水,遇西伯姬昌(即周文王)而得重用。 因此,有 “闲来垂钓碧溪上” 之句。 还希望像伊尹将要被商部落的首领成汤聘用时,梦见乘船
经过日月的旁边。 因此,有 
“忽复乘舟梦日边。” 之句。 

可是,走投无路,真难啊!走投无路,真难啊! 该去哪儿呢? 
“在船的桅杆上扯起大帆来,让大风一吹,带我一直到大海吧。”

孔丘也在无可奈何的时候说了 “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的话。  两个 bullshitters 都是说说而已。 没带晕船药,谁也不敢真上船。
李白诗好。 杜甫诗好。 有目共睹。 无可争议。 然而,李杜之诗背后,究竟如何? 古今文人均不暇顾。

或曰以今日社会标准月旦古人不宜。 不能苟同。 大土佬儿认为无论古今,凡事皆可提出讨论衡量批评。

李杜二人均啃老族。 不事生产,游手好闲。 祖产耗尽,乃趋炎附势,到处蹭饭。官家纳妾,四姨太太生日,小儿弥月,辄前往献诗献赋,以博酒食金钱。
观二人诗作,奉承呵谀,以致于无边无谱者,不可胜数。 盖,不以无穷夸张文字,难得主人施舍也。  夸张成习,用于平日诗作,亦极尽浮华。 人以为
天纵华才,是诗仙也。 大土佬儿颇不以为然。 李白,好逸恶劳,投机取巧,无信无义(弃妻背子。妻 许相公孙女),终其一生。 鼓捣造反,事败,保存
首级,仅流放夜郎而又遇赦,可谓太过幸运而没有天理也。

李白得罪斐长史而上书希冀脱罪。 《上安州斐长史书》内容荒谬绝伦,谎话连连。 较之封神榜,差之不远矣。 文丑郭沫若以此文写李白身世,无异于渠
歌颂斯太林 “伟大的太阳!伟大的钢!”。  研究 “斐长史” 何许人也之文章,互联网上颇多。 李白自称皇族之后。 研究李白生父之文章亦可在互联网上搜
得。 唐代李氏皇族记录详细完尽。 并无李白父子。 纸币始自北宋。 汇票滥觞于大清晋城。 唐代李白出川何能携金三十余万?  乃父藉藉无名,不见经传,
又无台湾总统府马金集团当大门神,焉能如此多金? 品行若是,仅以文采行,又有何为?

杜甫之懒散,好逸恶劳,趋炎附势,不亚于李白。 唐代有科举文官制度。 杜甫一如李白,不走正道而钻旁门左道,到处献诗蹭饭求官,不足悯也。 曾得
官,嫌小不就。 安史之乱,得短暂“左拾遗”职。 后随严武入川,任工部。 一无专业常识而任工部,冗员闲差,月领民脂民膏而不知耻也。 严武死,杜甫
成饿殍寄生虫。 除了写 bullshit 诗,并无一技之长,又懒又软。 凡我华夏儿童少年,应以引为戒。 勿待老大徒悲伤也。

杜甫《梦李白·其二》
浮云终日行,游子久不至。
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
告归常局促,苦道来不易。
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
出门搔白首,若负平生志。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孰云网恢恢,将老身反累。
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斯人走投无路,行路难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