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索引
开窍
我的心智大约有七个窍(实数不详)。经过七十年孜孜不息的努力,开通者仅有三、四。

今天意外新开通了一窍。至少增进了
个甲子的功力。无任欢喜。慎重记载于下。

缘起   
        今天(10/05/2017)看到德州大学的博士后生物学家 Dr. Rebecca D. Tarvin 在最近的 Science 期刊上的关于毒树蛙的论文。

        我早就晓得一只毒树蛙皮肤上的剧毒 epibatidine 足够杀死一头成年的大水牛。我也早就知道毒树蛙本身不会合成 epibatidine。 它们皮肤上的 epibatidine
        来自它们吃进的毒蚂蚁和毒螨。螨是一种 8 足生物,是蜘蛛的近亲。

        我早就思考过毒虫,毒蛇,毒河豚,毒蝾螈,毒蜘蛛,毒章鱼,等等有毒动物为何不被自己身上的毒所毒死掉的问题。想到的 ”可能“ 答案甚多,可是均无
        确切证据。我离开实验室太久了。没有实验室,只能反复地在脑子里思索作业。 馋了,喝杯葡萄酒或者几瓶啤酒,思绪就溶化在身体里的美酒里。然后,
        经过肾脏滤出,还诸天地了。从前,我常馋。因是,学问的进展不大。

        Epibatidine 的分子结构酷似神经传导物质 ”乙酰胆碱, Acetylcholine (简称: ACh)“。 Epibatidine 和 ACh 的接受体结合的强度远远超过 ACh 和 ACh
        接受体接合的强度。 ACh 极易被 ACh 的接受体旁边的 ACh 分解酵素 “乙酰胆碱酯酶,AChE” 所分解。而,Epibatidine 几乎完全不被 AChE 分解。
        基于这两个因素,Epibatidine 的作用类似极其强烈的 ACh。其极度的毒性于是生焉。

        Dr. Rebecca D. Tarvin 发现了毒树蛙的 ACh 接受体的结构发生过轻微的突变。ACh 能够正常地跟这样的接受体结合与分离。但是,Epibatidine 却不再能
        跟这样的 ACh 接受体结合了。于是,毒树蛙就不会中了自身的毒了。

       我从前的专业是神经生理学和药理学。后来又进入了毒理学,成了毒理学的从业者。我竞然没有料到是神经传导物质的结受体的结构发生轻微变化造成了
       剧毒的动物不被自身的毒所害的道理。四十余年之后的今天,新开一窍,得脱帽向青年生物学家 Dr. Rebecca D. Tarvin 和她的研究室同事鞠躬敬礼。
       心悦诚服。


举一隅,而以三隅、四隅反。

      其一:  一些鱼类,例如鲀鱼类(俗称河豚鱼)以及两栖类的某些蝾螈身体里面有河鲀毒素(tetrodotoxin,TTX)。TTX 的毒性至强。我在购买此药物之前,
                   必需在一份出了任何伤亡事故,责任完全由我承担的文书上签字,试剂公司才肯寄出 TTX 给我。
                   我的前辈师长 Dr. Narahashi 发现 TTX 和神经轴突上面的钠离子通道上面的接受体结合,造成钠离子通道的堵塞,因而神经冲动的讯号无法传递。
                   中毒若深,动物的运动神经和感觉神经都不能传导讯号了,岂有不死之理? 河鲀类和两栖类的某些蝾螈
体内的TTX 是吃了一些含了 TTX 的浮游藻
                   类,细菌类而得来的。

                   为何鲀鱼类的体内能积存大量的 TTX 而无恙呢? 新开窍之后,我查了文献,发现是神经轴突上钠离子通道上的接受体发生突变。现在这些动物的
                   神经轴突上的接受体不再能够和 TTX 结合了,于是 TTX 不再能够毒害河鲀之类的生物了。但是,我们的接受体没有发生突变,吃了河鲀(河豚),
                   搞不好就中毒。中毒若深,就回姥姥家了。

      
其二: 某些蛇的唾液里有神经性毒。我曾经在研究眼镜蛇毒的实验室里打杂当助手。 眼镜蛇咽下自己的唾液没事。爱瞎掰的人逞能,说 cobrotoxin 在蛇胃
                  里被分解消化掉了,所以不会伤害眼镜蛇自身。 Cobrotoxin 的作用是立杆见影的。蛇胃里的蛋白酶的作用是相当缓慢的。眼镜蛇能容忍自身唾液里
                  的 cobrotoxin 肯定不能用胃液消化掉神经性毒来解释。我也见过眼镜蛇打架。眼镜蛇被别的眼镜蛇咬伤了,并没有中了 cobrotoxin 的神经性毒的现
                  象。我还没有查文献。我估计 98% 的可能性是眼镜蛇的 ACh 接受体发生了变化。它依旧能接受自身的 ACh, 但是不能和 cobrotoxin 结合了。

      
其三: 除虫菊,驱蚤菊的花、茎、叶里有除虫菊酯。蚊香和一些喷雾杀虫剂里都有除虫菊酯。现在知道除虫菊酯能够和昆虫神经细胞膜上的钠离子通道内侧
                  的接受体结合,让钠离子通道打开了就不容易关闭。如此,神经细胞膜毁极化的时间延长了,昆虫的行动失控,造成飞行中坠落,或者死亡。
                  在 1976 年,神经学界的大师 Dr. Narahashi  见了我的除虫菊酯研究计划,要收我当博士后。当时我
正在作另一重要研究课题可惜不能当他的徒弟
                  现在喜见别人发现了除虫菊酯的神经生理学上的机制。为科学界庆幸! 虽然除虫菊,驱蚤菊有杀虫驱虫的毒性,帝王蝶和一些蝶蛾类却还能毫不在乎
                  地
在花丛吸取它们的花蜜,不在乎除虫菊的毒性。即使我还没有证据,我愿意赌一千美元,帝王蝶之类的神经细胞膜上的钠离子通道内侧的接受
                  
发生过突变,让它们不再受除虫菊酯的影响了。    
    其四:  北美州最多的蝴蝶是帝王蝶(黑脉金斑蝶 ) 。帝王蝶最喜欢的食物是乳草属的植物(例如:马利筋)。乳草属的植物全株有毒。它主要的毒素是
                 毛地黄素之类的 “强心甙” 。茎和叶里多白色的乳胶。乳胶里含的 “强心甙” 最多。牛,羊,狗误吃了乳草会得病一场甚至死亡。帝王蝶的幼虫(毛虫)
                 最爱吃多乳胶的乳草属植物的叶子和嫩茎。化蝶之后,它们的口器变成长而卷曲的管子,不能嚼叶子,改吸食乳草属的花蜜了。它们能吸食乳草的
                 花蜜,人可不能。人吸了乳草花蜜或者嚼食了乳草的叶子,心就蹦嘣跳。吃多了,就咯屁了。您当是尝百草的神农氏就一个人呐。咱们中国的神农氏
                 可太多了。吃了大黄,巴豆的神农氏蹲在地里拉稀拉得站不起来,还有别的神农氏前仆后继,尝毛地黄,马利筋,尝得心跳得受不了,起不来了。
                 “强心甙” 抑制肌肉细胞膜上的 钠-钾 ATP酵素。其结果是造成肌肉细胞里累积钙离子,增加肌肉的收缩力。别的动物的心肌细胞膜上的钠-钾 ATP酵素
                 遇到 “强心甙” ,心脏就收缩得强而有力,吃多了就中毒受不了了。帝王蝶的毛虫能嘎
地连汁带叶吃乳草,肯定是它们的钠-钾 ATP酵素没有
                 强心甙的接受体。
这事儿,我说了算。 您跟别人就说这是刚开了窍的领导的意见。 官大学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