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索引
那段时候,定居在北美洲的人都火了。『扭进他们!』这些殖民地上的人气的开骂了。(这是我用文雅的中文翻译英语里的
“Screw them!”。)这个捐,那个税,白拿我们的鸡,白拿我们的猪和牛,没完没了的无偿劳动。下次不给了。扭进
他们!(洋人不作兴『操』对方的母亲。这一点跟咱们华人很不同。)

英国兵武力镇压了好几次。北美洲殖民地牺牲了一些人。民愤愈来愈大。各个殖民地区的地主推举出当地的代表,到了费城
Philadelphia, 意思是 Brotherly Love, 手足之情。)开了几次会。在 17767 4 日,这些爷儿们在费城签署了
『独立宣言』。北美的十三个各不棣属的殖民地联合起来独立于英国了。英国要动武。好!谁怕谁来着的? 咱们把命豁出去
了,干吧。

那个时候,大土佬儿住的这个阿帕拉契山地区有铁矿。山上有用不完的木材,可以当炼铁的燃料。两下子一凑合,这儿就成了
北美洲的钢铁工业的中心了。炼铁的人心红志坚。从前打造犁头镰刀,现在没日没夜的打造燧石火枪和刀剑。他奶奶的!
跟英国兵拼了。

那时候,英国在北美驻了重兵。徵粮,徵饷,徵各种物资的任务都是靠英兵的刺刀和火枪帮着完成的。这儿的老百姓现在要
独立了,英兵不加把劲儿怎么能完成任务? 饿着的英兵最凶残。冲突愈来愈烈,像野火一般烧开来了。

美洲大陆军队
(Continental Army) 的总司令华盛顿将军跟大土佬儿的邻居,钢铁业的大佬 Robert Erskine 交成了好朋友,
多次到
ErskineRingwood 的大宅第商量大事。这个大宅第和他的铁工厂都座落在他的 38,000 英亩庄园里。Erskine
成了华盛顿任命的第一位『总测量师』,负责为美洲大陆军绘制地图。他的铁工厂也提供了美洲大陆军队所用的马蹄铁,
各种铁造的器械和兵器。

英国派了一船一船的部队到新大陆增援。英军的武器装备和战技都比乌合之众的美洲大陆军队强多了。硬干,美洲大陆军队
吃了不少亏。英军的兵舰都是从大西洋进入哈德逊河,然后沿河北上直捣美洲大陆军队的各个据点。美洲大陆军队心想打不
过,把你们拦住,不让你们溯江而上,总行吧? 于是华盛顿将军要
Erskine 打造锁江铁链,挡住英军。第一道锁江铁链就
设在现在新泽西州的李堡
Fort Lee 和曼哈顿岛的华盛顿高地 Washington Height 之间。也就是现在的 George Washington
Bridge
那儿。刚把铁链装好了,英军就在 17761116 日攻陷了曼哈顿。得!白白让英军捡了一条大铁链。几乎是
全新的呢!

华盛顿将军接着要
Erskine 打造第二条铁链。这条铁链就设在安东尼的鼻子 Anthony’s Nose 和蒙哥马利堡 Fort
Montgomery
之间。Anthony’s Nose 在哈德逊河东岸,现在纽约州的 Westchester 郡。这儿有处奇特的山石。航经此处的
船员看到了这个山石都觉得像极了船长安东尼的那个硕大无朋的鹰钩鼻子,于是山石得名。后来采矿把这个鼻子毁了,可惜。
蒙哥马利堡就在哈德逊河西岸熊山脚下。锁江铁链就在现在的熊山大桥附近。
1777106 日英军攻陷蒙哥马利堡。
这条大铁链又成了英军的战利品了。

军情告急!
Erskine 工厂的原料全赔在这两条锁江铁链上了。华盛顿将军只好求 Erskine 的邻居 Peter Tomsend 帮忙了
(嘿! 别忘了他也是大土佬儿的邻居。)。
Tomsend 也是一条好汉。他在大土佬儿住处附近的 Warwick 有个叫 Sterling
Iron Work
的铁工厂。他只花了六星期就铸造好了 1500 英尺(457 公尺)的锁江铁链的铁环。这次铸造的铁链特别粗。
一节一节的铁环运到了哈德逊河边,经过铆焊的手续,制成了锁江大链。大链的一端固定在哈德逊河西岸的『西岬
(West
Point)
』,另外一端固定在靠近哈德逊河东岸的宪法小岛 Constitution IslandPoint 这个字有『尖』,『点』,『岬』,
等等意思。河流蜿延曲折。在河湾处,凹进的河岸叫
Bend, 凸出的对岸叫 Point。一般人把美国著名的『西岬军校』叫成了
『西点军校』,错的太离谱了。读者别也跟着犯蠢啊!有了前两条锁江铁链的经验,这次锁江聪明了些。这次在铁链的每个
铁环下面装一块大木头,让铁链浮着,一则施工容易些,一则也能真的发挥锁江的功用。

可是这时候英军的援兵已经上了岸,到处追击美洲大陆军队,没空理会这条锁江大链。一直到了
17839 3 日 英国和
美洲十三个殖民地的联邦代表在巴黎签署承认十三个殖民地独立的『巴黎协议』,英国军队都没有动过这条大铁链。

美洲大陆军队用铁链锁江的主意跟
1300 年前刘禹锡写的《西塞山怀古》诗里金陵拒晋的锁江铁链的馊主意同出一辙。


刘禹锡《西塞山怀古》

西晋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
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江流。
今逢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


两百多年前的锁江铁链和江防大炮现在就放在
Ringwood 大宅第的院子里迎接着朝辉夕阴。大土佬儿经常到这个大庄园拍照
风景和植物,缅怀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


(大土佬兒于
07/24/2007 年寫于紐約阿帕拉契山內。)
两百年前铁作坊的水车
大宅第的小铁匠作坊。连杉木屋瓦都是两百年前的。
这儿的一切不都是镜花水月么?
 大时代里的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