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索引

(大土佬兒于 12/04/2013 年寫于紐約阿帕拉契山內。)
[第二讲]   肉食    

左丘明曰  “肉食者鄙,、、、、、。”   《左传 · 庄公十年》     
左丘明不织,不耕,不渔,不猎,不畜,不牧,不上班打卡,不写电脑程式,不炒房炒股。 因此没得肉吃。 先生窘况甚明。 不见其面,
但闻其声,即知是个 “羡慕、嫉妒、恨” 的主儿。  论及阶级仇恨,左先生肯定能领导 “斗地主,分田地” 了。  

好! 咱们把吃素的左丘明撂在一边,暂时不谈了。  先谈谈吃得上肉的吧。

子曰  “有教无类。”    《论语·卫灵公》       
您挑青菜罗卜两担见孔丘,再曰  “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无诲焉。”     《论语 ·  述而》
您回家放下青菜罗卜,肉铺赊几斤瘦肉吧。  算您倒霉,遇上爱吃荤的馋老师了!

子曰:“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 道之不明也,我知之矣、、、、。 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    《中庸》
孔丘 “你们各个都吃,都喝。 可是少有人懂得吃喝。  关于吃喝,我知之矣!”  他虽然写不了《资厨通鉴》,但能传授《知味指南》。
美谚:"Those who can, do and those who can't, teach."   学校讲台上,多是 bullshitters。  咱们台湾师范大学的高材生,其中翘楚。

子曰:“吾不如老农。 吾不如老圃。” 《论语 · 子路》 那么他除了 bullshit ,还会什么呢?  被人骂了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孰为夫子?” 《论语·微子》
之后,还能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 
《论语 · 乡党》   
真成! 不吃拉倒! 下桌,出去!

弟子三千,都 “自行束脩以上 (有没有奉献红包,礼劵,白金信用卡的?)” , 故肉食享用不尽,而冰箱冻库尚未问世。  
将何如? 脯醢之也。 (脯:肉干; 醢:肉酱)  肉食充沛,则人骄。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  
摆谱儿若是,加上入党,是个共产党的市局级干部的好材料。 在台湾,这个混蛋也能捞到一个高级党工的差事。

孔丘讲究 “、、、食不語,寢不言。、、、”。 可是,在齐国的时候,不乖了。 跟您的小孙子吃饭的时候爱看电视一样,他吃饭的时候
净顾着听《韶》乐了。
 “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於斯也。’”     《论语·述而》
吃了三个月的空勤荤菜伙食,而老小子竟然不知肉味。 糟蹋不糟蹋? 您说! 下次吃饭不许这个老小子听韶乐,看电视了!

孟子曰  “君子之於禽獸也,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 是以君子遠庖廚也。”   《孟子 · 梁惠王》
既馋荤食,又要人道主义。  肉,非吃不可。  不人道部份,塞耳闭目,躲远。   老讨便宜,净卖乖。  从儒家亚圣孟子的肉食,
可见儒家之君子也。 查了汉英字典。 hypocrite:  
偽君子, 偽善者

孟子曰  “口之于味,有同嗜焉。”    《孟子 ·  告子章句上》    
其实未必。  例如: 国人之中,多有嗜臭豆腐者。  而大土佬儿雅不欲 recycle 消化道下端排遗之物,连带不嗜气味相若的臭豆腐了。
大土佬儿属于中国人里的异端,少数。    老中多逐臭之辈。 世上亦有不嗜肉食者。 人少。 各有 personal reason(s)。  

================================================================================================
自燧人氏以降,人类懂得烧烤食物了。 会制造陶质器皿之后,才开始烹饪。 荤菜取材动物。 周武王季父周公制礼作乐。 祭祀里的
太牢,中牢,少牢,只用牛,羊,猪,鸡,不再食用战俘,囚犯了。  然而,中国以人为牺牲之传统依然流传了两千余年。 仪式结束,
如何烹之,如何分食,则未见记载。  假以时日,互联网资料更充足了之后,可能搜寻得到有关记载。

烧烤烹饪过的荤食,口感总是老了些。 在鸿门宴里,项羽没杀成刘邦。 樊哙帐外听说沛公刘邦有险,持剑撂倒了帐外项羽卫士,冲入
帐内护主。 项羽嘉其勇,赏酒一斗卮(装一斗的木桶)生彘肩(的猪前腿)一只。 『樊哙覆其盾于地,加彘肩上,拔剑切而啖之。』 
这『生猪肉』啊,跟日本餐馆里的生鱼片一样,可嫩着呐!

岳武穆 "饥餐胡虏肉,渴饮匈奴血。" 这事儿说对了一半。 他没跟胡人,匈奴交战过。 岳飞先加入韩世忠的部队抗金。 以后有了
岳家军的旗帜,领了儿子岳云打金兵。 在战场上生吃敌人的肉,饮敌人的血,是中外都发生过的事。 培养胆气,壮我军威嘛。
大土佬儿在台湾台中成功岭第四团,第十三连接受入伍训练时就听连长(广东台山人)说过在广西捉到了女共匪,丢(强奸)了她之后,
杀了,把心脏切了片,煮了吃。 是真,是假,无从考证。 如果是真的,我一点儿也不会觉得奇怪,只觉得恶心。

《旧唐书卷八十七列传第三十三》
 说荤道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