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索引
自古欧洲也用角杯盛酒。 一般的 rhytons 是就着杯缘喝酒的。 另外一种 rhytons , 尖端开口,是让淘气的人张着口接着滴下的酒液喝的。 不装酒的时候,
这种 rhytons 是当号吹的。 听过『号角』吧? 就是这玩艺儿。




(大土佬兒于 06/24/2008 年寫于紐約阿帕拉契山內。)
人类转型成为定居的农业社会之后,发生了好几系列的新生事物。 其中萦萦大者包括了咱们现在也常干的 – 把剩饭搁馊了,把没吃完的果子搁烂了。

现在咱们的嘴刁了。把馊了、烂了的食物都扔了。 以先的人节俭。 舍不得扔掉馊了的米饭麦粥,烂了的果子。 还都吃了下去。
他们闹不闹肚子,上不上野地里蹲着,咱们先别管。 他们喝了咕嘟咕嘟冒泡泡的馊粥之后,出事了!

喝的慢的,精神来了,趾高气扬,满脸通红,胆气壮了。 能不能像武松一样暴虎冯河是说不准的。 可是,很有些人在这时候敢讲一些混话,干一些混事
儿了。 喝的快的,则天旋地转,泰山颓矣。

之后,上瘾了。 特意把麦粥米饭搁馊了,葡萄李子搁烂了。 要的就是下了肚子之后的那份酒意。

奔小康了之后,生活就要精緻化了。 捧着一个大泥锅嘬馊粥太寒碜了。 于是用衣服头巾把酒汁儿滤了出来喝。 再进一步,就把酒装在牛角、羊角里喝。
牛羊的犄角跟鹿角是很不同的。牛羊的头骨往外面生长。 包在骨头外面的是跟指甲、蹄子一样成份的角质套子。 牛羊死了,犄角里面的有机结缔组织烂
掉了,它们犄角的角质套子也就跟犄角脱离了。 鹿角是骨质的,年年自动脱落。 把角质的牛羊犄角洗洗干净,装了酒喝,挺有意思的。 这些角杯,
就叫做『觞』。 水浒传里,那些英雄到了店里喊道: “小二,打两角酒来!”  打的不是两角钱的酒,而是用牛犄角当容器的单位,打两犄角(觞)的酒。

五、六千年前,波斯、巴比伦、叙利亚、埃及的工匠就已经用金、银打造了牛角形状的酒杯了。 精美的程度,读者自己从以下图片评估吧。 这样年份
的金银角杯在欧美各大博物馆里都陈列着。 读者要看实物,上博物馆吧。 他们灿烂的文化比中国的早了好几千年。 这种装饰了精美兽头的角杯叫做
“Rhyton”。 字源是希腊文的 “Rhytos” 。 它是『流动』的意思。 它的动词是 “rhein”。 聪明的读者想起了莱因河吧? The Rhine River 的德文就叫
“Rhein”。 不奇怪吧。

除了金、银的觞,各地工匠还琢磨了玉质和石质的觞。 读者参考以下在中国大陆出土,陈列在各地博物馆(包括了在台湾的故宫博物院)里的玉觞吧。
台北故宫博物馆里的觞
大陆出土的觞
话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