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索引
                     贔屭的自白
                     Bi4  Xi4


传说里的龙,有九个儿子。  九子各异其形。  九子的名字也都稀奇古怪,笔划繁複。 好些名字得查了字典才知道
该怎麽发音。 没出息的古代文人并没有什么真的本事,净创造一些难写难唸的字,来炫耀自己的学问,瞎整後人
冤枉。 幸亏大陆的中文简体化运动,解救了十二亿人口。 这是後话,暂且不表。

传说龙的老么叫著贔屭。 传说贔屭的力气特别大。 古人讲究物尽其用,於是把石碑压在贔屭的背上,让它驮著。
国内各地的石碑泰半都压了一个大龟。 北方人管这个叫著王八驮碑。  贔屭就是这个驮碑的玩意儿。 他排行老九,
王八是他的哥哥。  北方人搞错了。

仔细考察一下每个石碑下面的贔屭。 有那个真的用了四肢站著负荷重任的?  各个儿都是被压得透不过气,站不起来
的。 能驮个石碑,全仗著壳厚。 经不起压迫也得经。  委屈点儿,驮著吧! 看了贔屭,回顾自己。 这麽些年来,
我不就是一个贔屭麽!  於是正名,改叫贔屭。 其实,龙的传人裏,如我贔屭之辈,众矣。  

在此之前,我另有浑名。  二十年前有一段日子,我的差事被公司裁掉了。  到处觅新职而不可得。  幸亏所养的几条
名犬怀孕产子不已。  我在山中养狗卖狗藉以维持生计了好几年。  这是我的第一个副业。 当时物质生活相当清苦。
养狗卖狗对体力的负担也挺大的。  相濡以沫无人。  一切都要躬自力行。 时虽养狗,而实为狗所养。 因是时常自嘲
是犬养人氏。 为了家用,又日夜为美国药厂翻译日文和德文的医学研究文献,开拓第二个副业。  即使当时年轻,
也有接近精神和体力极限的时候。 常把自己累得像个龟儿子。  於是给自己取了一个犬养龟太郎的日本名字。

其实取个日本名字并没有甚麽特别糟糕丢脸的。  德明先生失意而寄身东瀛的时侯,不也取了日本名字麽? 当时他叫
著中山樵。

後来中国人以日名为尊(有出息吧!),称他为孙中山先生,像是当今以英文洋名为尊,称人为麦克李,傑克张,一
样。 大人物的正名是要避讳的。  孙文两字只许德明先生自己使用。 台湾海峡两岸的百姓要是用错了尊号,捨德明
先生的东洋名中山,而直呼了他的中文单名文,恐怕都要被特务鞫讯的。 真是马鹿野郎!

才当了两天龟太郎,心中不踏实。 我在家裏排行老二,当时大哥的运气也不济。 要是我当了龟太郎,大哥当什麽
呢? 不妥,不妥。 於是让出了龟太郎给大哥。 为自己换了一个犬养龟二的浑号。  这个浑号一直用到了最近,
才换成了贔屭。  

驮碑固非所愿也。 我的劲儿大?  没那回事! 能驮了这麽些年,仗的全是壳儿厚而已。





(大土佬兒于 01/20/2003 年寫于紐約阿帕拉契山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