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索引
 莱因河,易伯河,以及多瑙河是由上千条小溪汇流成的。小溪在德文里叫著巴哈(Bach)。以小溪为姓的德国人里,顶著名的要数巴哈音乐世家了。旧日德国到处
 的小溪里都有水车。水车连接著岸边的磨坊,纱坊,和铁匠铺子。在这些作坊(Mühle)里干活的工人叫著 Müller(密勒,米勒)。姓米勒的德国人不计其数。











































































十八世纪的音乐家约翰.巴哈在自述里提到他的高曾祖父斐特.巴哈,一个磨坊主人和面包师傅,常带著 cittern (一种类似吉他的梨形乐器)上磨坊。汨汨的溪流,
哗啦哗啦的水车,吱吱嘎嘎的木头齿轮,伴著眉毛和头发都沾了面粉,在磨盘旁边弹琴自娱的巴哈。 如果能再在我们的想像里加些刚出炉的面包香味,这就是天上,
不复人间了。

出身于磨坊的德国人里,有个叫著韦汉.密勒的诗人。诗人恋爱的次数总是比凡人多些。诗人穷嘛,老是被那些蓝眼金发的姑娘蹬了(其实,棕眼黑发的姑娘们何尝
不喜欢蹬咱们穷汉?)。 话说回来,我们还真应该感谢那些蹬了密勒的姑娘们。 若不是她们净逗著密勒玩儿,让他在单恋,恋爱,和失恋里轮回煎熬,他早就跟其他
男人 一样结婚成家了。 那儿还能作出这么些诗?

舒伯特除了把哥德的《野玫瑰》谱成了歌曲之外,还谱了密勒写的四十多首诗。这些作品里,无论是眉开眼笑,还是哼哼唧唧,苦得活不下去了,都可算是有情世界
里的精品。


在《磨坊工人的花朵》里,密勒用勿忘我的兰色小花比拟自己。他写道:

  小溪旁边长了许多小花,
  它们湛兰的眼睛迎风招展。
  小溪是磨坊工人(我)的知己,
  而我心爱的人有一对湛兰的明眸,
  这就是我也喜欢小花的缘故。

  我要在她的窗前种下小花。
  四下寂静,她将就枕的时候,
  我要跟她说……,
  你知道我想说些什么呢?

  在她合上了眼睛,
  进入甜蜜梦乡的时候,
  我要在她的梦里,轻轻地说:
  “勿忘我,勿忘我!”
  这就是我想说的了。
  清晨她推开了窗子,
  用带著爱意的眼神远眺,
  这时一朵朵湛兰眼睛上的露珠,
  实是我激动的泪水。




密勒在《感谢小溪》里,说:

  我的朋友,
  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你的歌唱,你的细语,
  是不是这个意思?

  进去看看磨坊里的姑娘!
     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我猜的对不对?
  进去看看磨坊里的姑娘!

  是她叫你来的?
  还是你要作弄我?
  我要知道,
  是不是她叫你来的?

  得,不管怎么样,
  我全认了。
  我得进去弄个明白,
  不管她会怎么说。

  我得干活儿了。
  该干的活儿真多,够我忙的。
  心里的事也真多,够我烦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r_WqJD6JPs   全本 《美丽的磨坊主人的女儿》,一小时十七分钟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KWqoQtIpNg    全本 《美丽的磨坊主人的女儿》
小溪和磨坊
在《磨坊工人和小溪》这首诗里,密勒先藉磨坊工人之口说:

  当真挚的心为爱情而死了,
  一苁苁的百合也都枯萎了。
  圆月躲到云彩后面,
  不让人看见脸上的泪水。
  天使们也垂目而泣,
  低唱挽歌,让灵魂安息。

汨汨的小溪安慰他,回唱道:

  当爱情安抚了痛楚,
  一颗新星在天上眨著眼睛。
  带刺的枝上,
  绽开了三朵永不凋谢的粉红玫瑰。
  天使也在每个清晨,
  合拢翅膀,降临人世。

磨坊工人感激地说:

  啊!小溪,亲爱的小溪,
  你的心肠真好!
  可是,你知道吧,
  小溪,我的爱情到那儿了?
  啊!它冰凉地躺在地底下,地底下!
  啊!小溪,亲爱的小溪,
  你还是继续唱吧。即使我的爱情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