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索引
那些人教了咱们的瞎话
前些时候大土佬儿寄了一个关于旅游的链接给一位学长老大哥。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mncfS_QqiU

学长老大哥覆信如下:我不知道大陸政府和人民怎麼看中俄關係,我也不了解其他的華人怎麼看中俄關係,那些想搞台獨的人更不必提了;不過在我內心中,
外興安嶺以南,包括黑龍江以北和烏蘇里江以東的大片土地,都是帝俄在第一次﹝1858﹞和第二次﹝1860﹞英法聯軍之役時,趁火打劫強要去的中國領土。
現在說黑瞎子島是中國極東的領土,我是不能同意的。所以看了心中感受很複雜,很痛苦。

釣魚台只是幾個蕞爾小島,這裡是幾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面對倭寇和老毛子帝國主義,不應該有雙重標準的。

我們小時候讀到過一篇『最後一課』的文章。講的是1870 普法戰爭後,法國被迫把亞爾薩斯和洛林割讓給了德國,當地人民失去祖國的感受。我印象很深,
至今難忘。所以對兩岸中國人對帝國主義欺凌的記憶力都這麼差,實在深感失望。


大土佬儿回信开导老大哥如下:
见老兄又是很痛苦,又是深感失望,我之过也,我之过也。因此,我应该劝慰,劝慰老兄。

聪明的美国人讲过这么三句话:“There is your truth. There is my truth. And, there is the truth."  旨哉斯言!

我要劝您的,不见得就是 ”The truth"。您姑妄看之,参考参考,当作台湾国立编译馆出版的历史教科书之外的看法吧。

我觉得要评估一件事情,首先要弄清楚自己的座标在那里。 明白了自己的座标,才分得出什么是前,后,左,右,上,下;才分得出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那些人是君子,那些人是陈水扁,马膺酒。

座标是可以移动的。随着时间的变化,年纪的增长,我们的座标都会改变的。要是那个人的价值观念从十岁到七十岁都没变过,我就要怀疑这老小子在这么些
年是不是白活了。  孔丘(音枯,不音秋)说过 “唯上智与下愚不移。”   上智,我没见过。 下愚,多着呐。  咱们中上之资,偶尔可以吹吹自己英明伟大,
让自己活得精神些。但是,我们的座标多少都改变过。

不论我对孙文的评价,我相信您还保留着国民党和共产党对孙文造神化的尊敬。 那么我就先以孙文的座标看中国的领土吧。  孙文在成立兴中会的时候,有誓词
「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创立合众政府。倘有贰心,神明鑑察。」。  这个"鞑虏“ 即是外族满人,应无疑问。 在外族满人统治汉人的时代,大清帝国和帝俄
签订《璦琿條約》和《北京條約》,同意黑龍江以北、鳥蘇里江以東的土地正式劃歸俄國。 这么一大片的土地,连鞑虏满族都未曾正式,有效地统治过,更遑论
中国统治过。 满清同意把一大片他们都没有确切的地图,无法统治的土地交由帝俄统治,就像法国把北美洲密士西比以西的土地卖给 the U.S.A. 一样。 北美洲
的这些土地从来未曾属于法国过。 买卖双方的法国和美国都不晓得这笔买卖涵盖了多少土地。 当时,连地图都还没有呢。 黑龍江以北、鳥蘇里江以東,连个
可靠的地图也都没有的土地又何曾属于大清帝国过? 那些地方的鱼皮鞑子赫哲人,等等少数民族没被满清统治过就不明不白地被满清转手交给帝俄统治了。 
这就跟北美洲密士西比河以西的许多土著民族不明不白地被法国卖给了美国一样。 大清帝国同意帝俄在自己没有统治过的某一个区域行使统制权。 这一大片的
土地跟七十年后,驱逐了鞑虏,成立了中华民国后的中国人有何相干? 退一万步讲,就算是那片土地曾经属于满族(,which has never happened), 那么大清
帝国爱给谁就给谁。 如果鞑虏把汉人固有的领土给了外国人,咱们革命成功之后,可以不答应,跟外国人要回来。 可是,鞑虏给的是跟咱们无关的地方,
有什么 好气的? 老兄别为丧失了从未拥有过的土地而痛苦了,好不好?实在犯不着。

台湾国立编辑馆出版的教科书里瞎话妄语连连。 这事儿跟中华民国的国耻沾不上边,跟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耻更沾不上边。 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能跟俄国平分
黑瞎子岛,挺不错了。 有出息! 如是我觉。

此消彼长,此长彼消,是世界上所有国家和民族的领土疆界的自然规律。 从时间这个参数看来,疆界的消长是 dynamic 的。 我举一个例子吧,河西走廊在古代
为西羌人生息之所。 汉武帝把它拿下来了。 南北朝时,前凉,后凉,南凉,北凉四国先后把首都定在武威(凉州,这里冷得很,比长安冷多了。)。 
宋天圣六年(西元1028年)党项族占领凉州。 西元1038年,李元昊建立西夏,统治凉州。西元1226年成吉思汗灭了西夏,占领了凉州。 明代凉州是大明的。
清代凉州是大清的。民国凉州成了武威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武威市。 河西走廊被这么多的民族和国家统治过。该说它是谁的呢?

蒙古人攻陷了东罗马帝国的康士坦丁堡,打败了现在波兰和匈牙利地区的武装力量,直逼意大利。 罗马教皇吓得尿了裤子,跟蒙古人商量: “别打了,我给你们
钱,行不行?” 现在我们能认为中亚和一部份的欧洲是我们的失地吗?不行吧?

唐朝的安西大都护府管辖 “安西四镇” 和葱岭以西、波斯以东、阿姆河以南的共计20个都督府。 北庭大都护府统辖昆陵、蒙池两个都护府所管辖的天山以北、
楚河以西至里海以北的广大地区,共计23个都督府。 我们能为今日的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斯坦等国的
存在而难过吗? 从前的领土都是靠着杀戮的手段取得的。 咱们没劲了,别人又靠着膈膊粗,劲儿大,弓箭刀枪,取回去了。 这是自然的法则,跟道德,正义,
天理(咱们的)没关系的。天理(真正的)就是这样的。

有武力的,才能搞帝国主义。 他们也都搞帝国主义。 武力不足的只能嗷嗷叫唤,骂别人是帝国主义。 武力不足的要是那天崛起了,没有不实行帝国主义的。

郑和这个太监下了七次西洋,画了南中国海的海图,我们就认为东沙,西沙,南沙,诸群岛都属于中国的了。 这不是帝国主义是什么? 我们认为菲律宾和越南
外海的岛屿都属于中国自古以来不可分割的领土,还讲不讲理啊? 郑和还经过马六甲海峡,到了印度洋。 那么,印尼,新加坡,马来西亚,缅甸,印度,斯里
兰卡,巴基斯坦,他画的航海图包括的地方可多了。 他画的海图上的地方该不该都归我们呢? 所以我说,我们自古以来,骨子里,一直都是根正苗红,如假
包换的帝国主义。 教科书里说我们是爱好和平的民族。 Bull shit!  我们要真是爱好和平的民族,那么为什么在历史课的考试里要我们写出汉武帝和唐太宗的
“武功”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条呢? 我们的骨子里是爱侵略的。 我们说我们爱和平,这就跟美国宣传美国爱和平一样,都是放狗屁。

老兄提到了钓鱼台。 过去,这事我一直没有表态。 一个无人小岛,在被慈禧太后赏给了路人甲了。 日本怎么晓得有此事情? 日本人见了此岛无人,也起了
日本名字了,跟他们的政府注册了产权,完备了他们国家的法律手续。 谁对,谁错呢? 美国打败了日本之后,把一部份太平洋上的岛屿陆续给了日本。 至今
美国自己还保留了一部份。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嚷嚷了,“我们在清朝就拥有钓鱼台了。有文契可证。” 咱们有这个无人岛的文契,日本人也有这个无人
岛的文契,在二战期间,日本人还真在岛上工作过,有过实业。 
这事,谁说了算? 这种事,不是谁的嗓子大,谁就对;而是谁的膈膊粗,谁就对。 
现在膈膊粗的有美国,日本,和中华人民共和国。 大土佬儿我的嗓子小,膈膊细,就不跟大家起哄了。

弟 大土佬儿 鞠躬

--------------------------------------------------------------------------------------------------------------------------------------------------------------------------------------------------------------
又,另外一位老大哥,教授,学者来信要大土佬儿为某位北大教授的言论表个态。 我覆信如下:

TM大哥:

玉札要小弟为北大教授的 “地缘政治” 表个态。 大哉问。 那位北大教授的讲课,小弟不很明白,不敢妄置可否。

小弟一向避着地位高,椅子大的人。 北大校长胡适就是我避之而唯恐不及的人。 北大其他的教授我也怕,惹不起也。

您看那胡适刚从美国学成归国就被众人捧着胡博士,适之博士,、、。 老小子一点儿都没有表现得“受之有愧”,“不妥当”。 他怡然欣受国人尊敬地称他为博士。

他的二十几页 double-spaced 的论文是多年后到美国旅行的时候偷偷塞进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的。 至于博士学位最要紧的一关,oral defense 答辩,他根本没有
经历过。 哥大根本没有胡适这号博士。 胡适有很多荣誉博士的头衔,那都是成了中国名人之后,洋人给他的。 老小子的一生里干过什么体面事吗? 没有。

四十三年前,我在费城的 Temple 大学生命科学学系不幸遇到了一个下流的痞子教授。 后来这个东西联系上周恩来,还为邓小平弄了一个 Temple 的荣誉博士
学位。 痞子寄第一封信给周恩来时,还把信给了我看,要我跟他一起回大陆。 我没答应。 这个东西回了北大母校,被众人捧着。 他带领了北大几个著名的
教授发表了 “变戏法” 式的实验报告。 在国际生物科学界里,大家都躲着他的。 沾上了一点边儿,晦气。 2007 年,世界上少了这个妖孽祸害。 好! 

我接触过一些北大的教授。 气势都高。 除了气势,他们其余的,我还没有完全体会出来。 一见他们的名字,我老想起胡适和 Temple 的那个妖孽。
当然,北大这么一个大的机构一定有一些值得我万分尊敬,极为拜服的能人和真正高风亮节的学者。


2014/10/28  大土佬儿写于纽约阿帕拉契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