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短文索引
回老人言索引
         告诉你,这是学问。


第一讲:谈皂 (09/07/2007)

话说『杨家有女初长成』,唐玄宗爱看她洗澡。于是『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杨贵妃从小『养在深闺人未识』没有下过田,没常晒太阳,所以肤如凝脂。你见过红烧肉搁凉了,浮头上面那一层雪白的凝脂么? 大土
佬儿当师范生的时候,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心里常想的跟毛泽东想的是一致的。我就惦记着红烧肉!到了今天,我一看到『凝脂』
两个字,连杨贵妃都顾不上了,就馋红烧肉。

好! 言归正传,洗凝脂,洗凝脂。你知道杨贵妃用什么洗凝脂么?(大土佬儿像亚里斯多德吧?亚里斯多德的思考方式是先提一个问
题,然后想答案,再提进一步的问题,再想进一步的答案。)她用『皂』洗澡嘛! 要是连这事儿都不知道,还得了。

大土佬儿在华北、中原、陕北的黄土高坡、处处都看到皂荚树。皂荚树长的像槐树,也是豆科,羽状复叶的植物。跟槐树顶不同的是在树
杆和树枝上长了许多一、两寸长的刺。打开了它的豆荚,里面是几个黑褐色的豆子。这就是『皂』了。把『皂』放在水里搓搓,就起了许
多滑润的泡沫。你在农村扫盲班不是学过『表面张力』是把液体表面缩到最小的『力』吗? 用皂搓得的水有了那么多的泡沫,不就是增
加了许多表面积么? 这不就是它减少了水的表面张力了么?

好! 你知道油是油,水是水。油跟水是不容易混在一起的。这两种东西交界的表面小的很。可是,你把水里搓进了『皂』的那些『
皂素
粘多醣类)』,表面张力就减小的太多了。油就变成了能跟水混合在一起的细微油滴了。杨贵妃的皮脂腺分泌出来的皮脂、头油、怪
味、、、、就容易洗到水里了。洗干净了唐玄宗好驭(音御)她。据说现在大陆很穷的地区还用皂荚树的种子洗澡洗衣服。闽南人管
『驭』叫作『驶』。这个『驶』字在闽南语里念『赛』。『我』字在闽南语里念『哇』。他们喜欢『驶』别人的老娘。台湾人一口一声
『哇赛』就是这么来的。跟大陆的粗人一口一声『我操!』是一回事。 哎!怎么上起说文解字的课了? 得!得!得!言归正传!

考考你,『皂』是黑褐色的。『皂衣小隶』穿的是什么颜色的制服? 嗨,这是一个白送分数的题目嘛。 大土佬儿不分『青红皂白』就这
么送人分数,把你们的文化水平都耽误了,难怪台湾的学生总分八分就进得了大学了。师之惰! 师之惰!要严肃检讨。

到了清朝末年(欧美国家此时已经铺了铁路,大街上跑汽车,照相片,听话匣子,打电话了。),西洋夷人带来『夷皂』了。夷皂又叫
『胰子』。因为夷皂是在脂肪里加了烧碱(氢氧化钠)的水制造成的,所以又叫『肥皂』。可是大土佬儿的老奶奶叫了一辈子『夷皂』,
就是改不了。肥皂比皂荚的皂好用太多了。

动物和植物的油脂都是一个甘油分子上连结了三个脂肪酸而成的『三酸甘油脂』,又叫『甘油三脂』。把烧碱的溶液加进油脂里,再一加
热,咕嘟咕嘟一煮,甘油就煮进热水里了,而脂肪酸就跟烧碱的钠结合成了肥皂,漂在大锅的水面了。不是说油跟水不容易混在一起么?
好办!肥皂分子的脂肪酸那部分跟你皮肤上的油脂是亲戚。是亲戚就好讲话,容易交流,互相吸引。肥皂分子上的钠那部分跟水亲,互相
也能吸引。就这样,肥皂把油脂跟水拉近乎了,把原来绷的紧紧的界面弄松了。表面积能一下子就增加几百万倍,让油脂成为细微的油
滴。水一冲,油就冲掉了。拿个毛巾擦擦干吧,您呐。

慢着! 洗下来的肥皂沫一泡在水里,肥皂就被水稀释了。原来这些肥皂的分子能把油脂揪成了一个一个悬浮在水里的小油滴,现在不成
了。肥皂水稀了嘛,没劲了嘛。这时候,油又归油,水又归水了。你在淋浴室里洗下的人油(营养学家和医生叫它『三酸甘油酯』。
哈!)就粘在墙上,地上了。要是你洗盆浴,那浴盆上的一圈油腻就是你自己的三酸甘油酯了。

台湾北投的温泉含了硫黄和亚硫酸。入池之后就觉得泉水滑腻。在这种酸性的温泉里可不能用肥皂洗澡了。肥皂里的钠一遇亚硫酸就被氢
离子取代出来了。得到的是亚硫酸钠和脂肪酸,别说不能洗凝脂,就是洗大土佬儿的粗皮老肉都不成了。台湾的温泉业供应客人『茶块』
洗澡。『茶块』是把苦茶子榨油剩下来的糟粨压成块状的洗涤用品。它里面跟皂荚的果实一样含有皂素这种粘多醣类。皂素不受酸温泉的
影响。台湾政府介绍北投温泉的宣传资料里误说茶块是强碱性的肥皂。这些官员也该上大土佬儿开办的农村扫盲班进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