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短文索引
回老人言索引
,,,,,,,,,告诉你,这是学问。


第四讲:我師父的教训 (02/02/2010)

三十多年前我在麻州康桥查理斯河畔接受博士后的训练。 病理學的课程是由邻校哈佛的病理系系主任教授的。 老教授是一位优雅的美国
南方绅士和学者。他当过美国病理学会的会长。

老教授教了我一学期,在他许多的教训里,有兩項深深銘刻在我的心里。

第一,遇到医生对病理上的诊断时,別轻易相信。 要咨询 second opinion。 老教授親手作了一个组织的石腊连续切片,染了色,制成
玻璃片标本。 然后邮寄给世界上十个最著名的病理学权威。 要他们作病理诊断。 結果有人判断是『正常 benign 』,有人判断是『細胞
增生 hyperplasia 』,有人判断是 “neoplasia” ,  有人判断是 “dysplasia” ,  有人判断是 “metaplasia” 。 我想,可能他故意挑了一个争议
性大的组织样品。 一般的组织是不应该这么难判断。 这个故事他在课堂里一再地说。 所以我忘不了。

第二,人的身上臉上是会长各种 lumps, bumps 的。 老教授认为『 Lump 无好 lump。 Bump 无好 bump。』 身上臉上一有了疙瘩,
硬块,软块,沉积的色素,黑痣,肉芽,突起物,就该尽快地除掉。 时间拖久了,这些东西都可能出大乱子。 老教授可谓『长亭老树,
阅人多矣。』。 他的经验和智慧,罕有人比得上。 我就祘是再蠢,也不敢不听这位老教授的话。

中文名词里的『良性瘤』在他的眼睛里是荒谬的。 要是那儿的细胞是好端端的,为什么它们分裂繁殖得比周围正常的细胞快? 为什么
它们长成了瘤?  成了病字部首的瘤了,还叫它 ”良性”?  太荒唐了! 是正常的细胞容易变成癌细胞,还是这种已经异常分裂的细胞容易
变成癌细胞? 这种用屁股想(別笑!大土佬儿就常干这事儿。)都知道的事,在上这位老教授的课之前,我居然沒有想过。
惭愧! 惭愧!

从四十岁起,我的脸上偶尔长些痣,脸皮有了些颜色稍深的隆起。 我一发現它们,就尽快用治疗『疣』和『鸡眼』的水楊酸(药房有
Dr. Scholl’s 牌的药品)把它们点掉。 沒让小患扩大成为大患。 后來的十几年里,由於年纪的关系,这些异物长出的頻率逐渐增加了。
到了五、六年前,我福至心灵,开始每天吃 400 – 800 I.U. 的维它命 E。 自此,我的痣和皮肤上的小疙瘩就长得少了。 这三、四年里,
我每天吃 800 I.U. 的维它命E。 居然不再长小疙瘩了,连脸上的一些老人斑都消失了。 还沒消失的少数斑点也淡了很多。 跟同班同学
比,自觉 aging 的程度少些。

我常想,要是皮肤的老化是可逆性的,那么我瓤子里的那么些器官在这几年里是否也年青化了些呢? 沒把腦袋伸进 ass hole 里勘察过。
不知道。

在互聯网上看过『维它命E 增加心肌梗塞的机率。』的说法。  我好奇,搜寻了原始论文。 发現是典型的笨旦研究報告。 从实验的设计
到数据的分析,結论的产生,都是外行的,有严重缺陷的。 自然,我就不再理会这个荒谬的说法了。


大土佬儿不是医生,沒有行医執照,不教人该吃什么药物。 这儿只是我自己的经验,供朋友们參考而已。





大土佬儿于 02/02/2010 写于纽约阿帕拉契山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