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短文索引
回老人言索引
第五讲:制酸剂 (Antacids)、食道逆流、胃溃疡 (02/02/2010)

我的神经科大夫交代了,要多用脑子。 要让我的左大脑跟右大脑多交流 communicate。 不然的话,人老了,脑神经死得多,补充的不够,难怪我的脑子要出
毛病。 『你打牌不?』他问。 『不』我一向都是这么简洁。『你看剧情复杂的小说不?』他问。『No!』我说。 『那你都干了些什么?』他问。『我喜欢照
相。』。 『不成!照相不过是咔嚓,咔嚓按快门,不用脑子。』他说。 我想了想,『我还能写点东西。』。 这老小子高兴了,『对!你就多写一些东西。
用脑子多写些东西。要不然,你的 dementia 就恶化的更快了。』  Damn!   我这个人就是不经吓。再度敲键盘完全是『遵医嘱』。  写得不好您多包涵。
再不,来个 E 让我把您从 mailing list 除掉。

根据美国制药工业的统计,在美国以及在全世界,以金额来论,每年销售量最大的药品类是制酸剂 (Antacids)。

十几、二十年前,我买过、用过制酸剂 (Antacids)。 那时候工作忙。累到不行的时候,喝一口烈酒,激起了精神,接著再幹。 我想,我的消化道就是这麽受的
伤。 老疼,而且常打酸嗝。 当年,我想准是得了胃溃疡了。 买制酸剂吧。 我用过各式各样的制酸剂。

不是我笨(小子!你的异议不算。),就是看了肠胃科的大夫,他开的药也肯定是一些制酸剂 (Antacids)。 打了酸嗝是不? 没得商量,肯定是你的胃酸过多了。
制酸吧。胃疼是不?肯定是你胃酸刺激溃疡的伤口。 制酸吧。你不相信? 他能从你的鼻孔里捅进一束光纤。 那玩艺儿叫胃镜。然後他为你的消化道拍一些裸
照。 有图为證,看你还相信不相信。 这些大夫能折腾人哪! 折腾得厉害!

有过那麽一天,我手头的制酸剂用完了,肚子里又突然刺痛了。 怎麽办?还能怎麽办?  喝一口水吧! 水才咽下,痛就止住了。

学过普通化学。 Henderson-Hasselbalch 的公式我熟得很。 喝这麽一口水能怎麽改变胃里的 pH 值(酸碱度),大概改变多少,我的心里也有个谱儿。
喝一口水就能制酸止痛? 太玄乎了!  可是我的胃确实立刻就不疼了。

我开始想,要是这些在药厂和医学院里搞科研的家伙,以及穿著白大掛脖子上掛个听筒的大夫们认为制酸剂是治疗胃酸过多和胃溃疡的好办法,那麽胃酸到了
那个程度算是过多呢? 胃酸在那个範围算是正常呢? 我查了许多相关的资料。 不出所料,我没有查到任何经得起 challenge 的东西。 除了 bull shit 之外,
还是bull shit 。

接著,我开始怀疑要是胃疼是胃酸过多造成的,那麽为什麽我的胃会突然刺痛呢? 难道我的胃突然分泌出大量的胃酸? 再者,这大量的胃酸能为了我喝了
一口水就稀释到没事了? 我能用 bull shit 唬唬外行(其实没幹过。信不信由你。),唬自己就太不厚道了。 不成! 继续查资料吧。

长话短说。 查著查著,我开始相信我的毛病是来自我的胃突然收缩,把胃里的东西挤出了贲门,进入了食道所造成的。 食道的构造和胃的构造很不同。
胃的粘膜厚,上面还糊了一层厚厚的粘液保护著它。 因此,胃液里的盐酸和蛋白脢不致於把胃消化掉。 食道是一条薄管子,没有厚的粘液保护层。 胃里的
东西进了食道就开始消化食道。 食道受了伤,能不刺痛吗? 伤刚长好了,再遇到从胃挤进来的又酸又有消化能力的东西,能不更刺痛吗?

我常突然觉得胃里刺痛,其实是胃一收缩,食道里有了逆流了。 我的胃酸并不见得多了,但是它和胃蛋白脢到了不该到的食道了。 我喝了一口水,水把食道
里的酸和蛋白脢冲回胃里了,当然立竿见影,不疼了。 傻里呱叽地吞制酸药片是药厂,药理系的蠢教授和庸医要我们做的。 他们不好好地使脑子,我可不能
跟他们一样。 以後要不要照他们说的做,是您的自由。 制酸剂里是那些成份,有那些坏的作用,参考一下:
http://en.wikipedia.org/wiki/Antacid   吧。

夜裏在床上我常突然觉得又有食道逆流了。 从前,我就喝一口床头柜上杯里的水。 打翻过杯子。後来我就改用能调节流量的矿泉水的塑料瓶装水了。

喝水有个副作用。 逆流的次数一多,喝水的次数也就跟著多了。 喝多了,夜裏就别睡了。 一会儿,一会儿地起来上茅房吧。 这可不行。 我想起了《礼记.大
学》里的 『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了。 脑袋是幹嘛的? 不就是天天想心思,搞创新的吗? 我想起了流体力学里的 Laminar Flow 和
Turbulent Flow 了。 一口水(bolus),经过食道,进了胃,这里面的学问可大著呢。 真正能把食道内壁上的胃液洗干净的是贴著食道内壁,流速慢的 Laminar
Flow。 我咽下一个 bolus 的水,其实对洗净食道内壁的功效不特别大。 明白了这层道理之後,我一觉得又有食道逆流了,就含一小口水,慢慢地分十次到十五
次咽下去。水的流量小归小的,全用在刀口上了。食道逆流的次数再多,也不会造成我一趟一趟地起床上茅房了。

我说的是我的经验和见解。我不是大夫,不治任何人的病,也不教任何人该怎麽做。您有了毛病,找您的庸医去。在美国,多麽庸的庸医都买了误诊保险。
在美国,也只有他们敢治病。呵! 呵!





大土佬儿于 02/02/2010 写于纽约阿帕拉契山内
 告诉你,这是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