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接下页
在古代,诗是吟哦的,词是唱的。能知道古人如何表达诗和词固然是好事,可是古诗词的表达不应该
局限於古法。我從小就怕听人吟诗唱词。总觉得这样嗷嗷地穷哼叽,瞎叫喚,是吟诗唱词式微的主要
原因。听人吟诗唱词,总让我回忆起十几年前那次在青岛吃了不洁海鲜的遭遇。那整个夜里我几乎
没法离开旅馆里的茅房。不停地 download 和剧烈的腹疼让我也直哼哼。

在現代,許多表演家用朗诵的方式表达古诗词。這样的創新,給了古诗词新的生命,讓更多的現代学生
願意享受古诗和古词。這也是很好的事情。

然而,許多古诗词是幽微、哀怨、感懷、平靜、自然、、、的。這些作品并不適宜用朗誦的方式达。
我听过几位表演家頂足了氣,使足了热情,用特佳的嗓子朗诵诗词。这样的朗诵,像是从前的中央
人民广播电台对亲爱的台湾同胞们的广播。当然,也就谈不上诗词的味道和意境了。

我主張用輕诵、淺诵的方式表現一些适合這么做的诗词。希望諸位能從以下的幾首诗词淺诵裏了解到我
這么主张的理由。
回上页
詩詞淺誦

大土佬兒   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