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是荒野里常见的植物。苏格兰跟英格兰打仗的时候,用的标志就是紫蓟。对方英格兰用的标志是玫瑰。别把这事跟英国的红玫瑰白玫瑰战争弄混淆了。
记不记得『英国百科全书』的标志就是一个蓟花?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这个词儿里头只有 Britannica, 没有Great Britain 的字眼。别跟著从前的洋奴
洋买办叫『大英』百科全书。把自己都叫得绉绉了。

从前维京海盗夜袭苏格兰,被紫蓟的刺扎的嗷嗷叫唤,吵醒了苏格兰人。海盗不仅夜袭不成,还折损了许多人。自此,扎人的紫蓟就成了苏格兰的国花了。

咱们中国也多的是紫蓟。永定河流域曾经有个长满蓟草的土丘。蓟丘东南人多的地方就叫作蓟城。在夏商时代,蓟城演化成了古蓟国了。它的南面琉璃河
(琉璃店的旧名叫作刘李店。这儿是一位姓刘的和一位姓李的创建的。二十二、三年前大土佬儿常去那儿办事儿。)是古燕国。东周时代,燕国打败了蓟国,
把首都迁到蓟国的蓟城。这就是『燕都蓟城』的典故。燕京就在蓟城,现名北京。

在唐朝,蓟城是幽州的大地方。 陈子昂到了幽州,作了《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幽州台即蓟北楼,
又称燕台、黄金台,在蓟城北部。

现在天津北面有个蓟县。蓟县也长这种扎人的蓟草。蓟县古称渔阳。唐朝的安禄山是渔阳的警备司令加上县长和党委书记。一天他起了贼心,带领大军直扑长安,
吓得玄宗拎了杨贵妃就往四川逃。白居易的《长恨歌》里的『渔阳鼙鼓动地来。』说的就是这事儿。

杜甫在五十岁的时候,在剑门关外听说官兵打败了安禄山,收复了蓟北,可以回家了,这滂沱的鼻涕和眼泪啊!他写下了《闻官兵收河南河北》『剑外忽传收蓟
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快洗把脸吧,工部老爷!
顷奉台湾王萱老师传来关于蓟州珍贵资料。王萱老师系国学硕彦。大、小土佬儿蒙王老师赐教,无任感激欢喜。


                                                              
有關「薊州」二三事

                                                                        王萱老師著

談到「薊」這個字,甲文、金文從缺,小篆薊:從艸,魝聲。乃莖葉多刺之艸名,菊科,多年生草本,種類頗多,大別之有二:即大薊小薊,皆可入藥。(以上是查來的,有關生物、
國學及雜學部份本攤攤主是專家,小女子無從置喙)

(夢溪筆談):「予嘗至幽州,見路旁生薊、芺甚大,恐薊地因此得名。」

(禮˙樂記):「封皇帝之後于薊。」其後以薊為氏;一說范陽地多薊,或以草為氏。

此外,據查古燕國有二:一為周封皇帝之後,史稱南燕,其地在今河南省汲縣之南,該國滅亡之跡無考;二為周武王封其弟召公(名奭)後代,史稱北燕,其地在今河北省大興縣一代,
故簡稱燕。攤主所言應指此北燕。又因河北省古為燕地,文中所言「到了东周时代,燕国打败了蓟国,把首都迁到蓟国的蓟城。这就是『燕都蓟城』的典故。」可應證博學多聞之一斑。

攤主文中所引杜甫《闻官兵收河南河北》一詩,作於唐代宗廣德元年(763)春天,當年老杜52歲。「薊北」乃安史叛軍的老巢,在今河北東北部一帶。前一年(762)冬季,朝廷在
洛陽附近的橫水打了一場勝仗,收復洛陽和鄭(今河南鄭州)、汴(今河南開封)兩州。第二年,史思明兒子史朝義兵敗自縊,部將田承嗣、李懷萱等相繼投降。留寓梓州(治所今
四川三台)的杜甫,欣喜若狂,以飽含激情的筆墨,寫下這膾炙人口的名作。杜甫於詩末自注:「余有田園在東京(洛陽)」,攤主說「收復了蓟北,可以回家了」一點也不錯。此詩
除第一句敘事點題外,其餘各句都是抒發忽聞勝利消息之後的驚喜之情,萬斛泉源,出自胸臆,奔湧直瀉。後代詩論家都極為推讚,允為老杜「生平第一首快詩也」。

據悉劍南節度使嚴武於永泰元年(765)四月去世,杜甫頓失依靠,乃離蜀東下。在渝州(今重慶)忠州(今忠縣)之間作(旅夜書懷):

細草微風岸,危檣獨夜舟。星垂平野闊,月湧大江流。
名豈文章著?官應老病休。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

最後兩句詩人以「天地沙鷗」自況,水天空闊,輾轉江湖,深刻表現內心漂泊無依的感傷。

我們再看老杜大歷二年(767)在夔州(今四川奉節縣)的作品(登高):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這一首詩被後人推崇為「杜集七言律詩第一」,胡應麟(詩藪)更推為古今律詩之冠。大抵詩詞要情真意切,方能動人。「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無一字不從血淚寫出,
道盡長年漂泊、老病孤愁的複雜情感。「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又從白髮日多、因病斷酒,歸結到時事艱難是潦倒不堪的根源。

大歷三年(768)詩人自夔州出峽,流寓湖北江陵、公安等地,此時北歸無望,生計日蹙。次年(769)所作(江漢)一詩有「江漢思歸客,乾坤一腐儒…」之句,正是漂泊流徙之辭。

大歷五年(770)清明節的前一天,杜甫在潭州江畔舟內,老病之中仍有一首沉鬱而蒼涼的詩篇(小寒食舟中坐):

佳辰強飲食猶寒,隱幾蕭條戴鶡冠。春水船如天上坐,老年花似霧中看。
娟娟戲蝶過閑慢,片片輕鷗下急湍。雲白山青萬餘里,愁看直北是長安。

最後一句「雲白山青萬餘里,愁看直北是長安」將舟中舟外,近處遠處的觀感,以致漂泊時期對時局多難的憂傷感懷全凝縮在內,以一個「愁」字做總結。

諸位看倌:請問工部老爺果真還鄉了嗎?從此詩可見端倪。半年後,一生愁苦的老杜暴卒於耒陽。還鄉,終究成為無法實現的夢想。稟告攤主:您那聲「快洗把脸吧,工部老爷」是白喊
啦!
蓟草 This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