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   (Hemerocallis fulva  L.)  ,  Orange Daylily
萱草科,萱草属的萱草的狭长剑形的叶子可用于製纸。所得之纸为「萱纸」。 苏东坡有诗:「萱草虽微花,孤秀能自拨,亭亭乱叶中,一一芳心插」。
此处 “芳心” 即萱花。 嵇康说:「合欢蠲忿,萱草忘忧,愚智所共知也。」。 所以萱草又名「忘忧草」。 愚智所共知,大土佬儿古稀才知,中智故也。

萱花在我们中国 (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伙计们,这儿没你们的事了。一边儿玩吧。)是象徵母亲的花。 在我国,椿代表父亲,萱代表母亲。 “椿萱并茂” 是
父母双全的意思。唐代孟郊早岁漂泊无依,贫困潦倒。五十,方得溧阳县尉之职,于是接母同住。 孟郊曾作《遊子诗》:「萱草生堂阶,遊子行天涯;
慈母倚堂门,不见萱草花。」  孟郊另有名诗《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萱花抽出于萱草之心,即 “寸草心”。 古代游子将远行,先种萱草,希望母亲见萱花开放,减轻思念游子之苦,忘却烦忧。  然而,游子行前所种萱草,所得
寸草之心(萱花)那能报答得了母亲如末春的温暖呢? 初春料峭,稍寒。 初夏已热,进入溽暑,如现代的 ”虎妈“。 末春,即三春,太阳温和,如母爱。
近年,有植物分类学 “专家” 认为萱科,萱属里的萱草 Hemerocallis fulva 不是同属里的 金针花 (金针菜)Hemerocallis citrina 。  
那位古人晓得 Hemerocallis fulvaHemerocallis citrina ?  那位古人区分过萱草和金针花?
http://www.tulaoer.org/3-Biology/P/Hemerocallis2.html

台湾中央研究院里的 ”专家“ 还出版书,断言诗经里的荇菜是开黄花,而不是开白花的荇菜,并且确定了诗经提到的荇菜的林奈氏双名法的拉丁文科学名称。
http://www.tulaoer.org/1-Poems/2-Summer/SU022.html

人呐,只要是一当上了 ”专家“,”学者“,或者 ”权威“,犯的蠢就没了下限。  胆子贼大,什么混话都敢说。什么混事都敢干。 就跟领了 ”党证“ 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