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我来了! (三页之一)
大土佬儿又瞎作了。 腰伤还得靠咬牙和止痛药对付着,就又单骑西行了。 目的?  车开到那儿是那儿。 多久?  什么时候回得了荆庐寒舍,就什么时候回去。
昨天,进了阿帕拉契山脉的深山老林。 干嘛? 找狼群。 以下是大土佬儿在昨天 (2015/03/29) 拍摄的狼照。 照片不是躲在车里照的。 大土佬儿没那么孬。
照片也不是除了相机,赤手空拳拍摄的。 大土佬儿早就过了暴虎凭河的年纪了。

大土佬儿是跟狼群协商过的。 大土佬儿说  “现在我是饱着的,我不吃你们。 我的肉老,不好吃,你们也别吃我,行不行?”    狼晓得我不好吃,还塞牙,
就答应了。 怕它们变卦,大土佬儿腰里别着两只弹夹满装填的 .45 口径 1911 自动手枪。 连刚冬眠睡醒觉的黑熊都对付得了。  Who 怕 wh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