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情
一连好几天气温都在摄氏零下十四、五度。 前几天,这对天鹅夫妇待在湖心的水里,悠然自在。 整个湖,除了湖心那块桌面大小的湖水,全冻成冰了。
昨天大土佬儿再来,天鹅夫妇还在原处,而湖水完全冻住了。 伫看了一会儿,不见动静。 还以为天鹅夫妇跟安徒生童话里的丑小鸭一样被冻在冰里了。
我在冰上走了几步。 太薄。 我没法过去救它们。 这时候,天鹅睡醒了。 天,实在很冷。 它们懒得走动。挪了挪身体。 我发现原来它们的脚是掖在翅膀
里面的。 隔着肚子上的绒毛,它们俩儿在冰上休息着呢。这么冷的天,不打个盹儿,好好休息,难道要跟那个大土佬儿一样发神经病,抗着四十磅的
望远摄影器材到处找鸟照相?   天,黑得快得很。 小心点儿! 夜里别让红狐叼了。                                                             01/16/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