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狼 (第一页,一共六页)
2016 年 1 月 30 日,天没亮大土佬儿就出发了。天刚亮,到了宾夕凡尼亚州的阿帕拉契山脉深处。 换上钉靴,扛了望远摄影器材,在崎岖的羊肠小道上,
走进更深的雪林。 7 天前,这里下过一场破了记录的暴风雪。 一天之内降了两英尺的雪。 现在山路上还都是冰和雪。 不穿钉靴,肯定得一路滑跤。

终于找到狼群了。 运气好,它们刚吃过一只白尾鹿,不急着吃我。 它们的运气也不赖。 我在车里吃过了两个油圈圈,喝过咖啡,心平气和,攻击性也不大。

群狼吃饱了,打盹的打盹,把玩鹿骨头的把玩着骨头,仰天长嚎的嗷嗷长嚎。 山上气温挺低的。 阵阵白雾从嚎着的狼嘴里散出。

您没跟我上山长见识,多可惜!            请参考去年 3 月我为狼群拍摄的照片。
http://www.tulaoer.org/2-Landscape/1-Spring/2015/Wolf1.html   (一共三页)
这只狼叼着的是鹿的脊椎骨。  它的鼻梁上还有鹿血。 是一小时前,头伸进鹿的体腔时沾上的。
这只狼的脸上还有鹿的血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