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  秦风 《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凄凄,白露未晞。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大土佬儿翻译

在芦苇茂盛,露浓霜凝的时候,我说的那个人,在水的另一边。 逆水而上去寻她,路途坎坷而且漫长。 顺流而下去寻她,仿佛看到她在水的中央。
在芦苇茂盛,白露未干的时候,我说的那个人,在水和岸草交接的地方。逆水而上去寻她,路途坎坷而且要爬坡。 顺流而下去寻她,仿佛看到她在水中的高地上。
在芦苇茂盛,白露未干的时候,我说的那个人,在水的另一边。 逆水而上去寻她,路途坎坷而且弯曲。 顺流而下去寻她,仿佛看到她在水中的小洲上。

芦苇古名兼葭。古诗的结构无非『兴,比,赋』。 秦风里的《蒹葭》以沾了白露的芦苇为『兴』,继而比赋『秋水伊人』,感情含蓄。《兼葭》里的 “所谓伊人”
并未出现,只是 “宛在” 那儿,这儿。 便宜了照相的大土佬儿。我没银子雇个愿意站在臭水烂泥里摆姿势的 “伊人” 。 从《蒹葭》,大土佬儿怀念起当年采风于泾渭
秦川的时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