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仲淹《蘇幕遮》

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 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
黯鄉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 明月樓高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多年来大土佬儿一直想拍照一张『寒烟翠』的照片。 上个月的一个清晨气温突然从前夜的六十华氏度降到五十华氏度,而且一点儿
风也没有。大土佬儿知道这是绝佳的拍照『寒烟翠』的时候了。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