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泊古城
我们常觉得宋代是很久远的时代,唐代是更久远的时代。 北宋距今一千年左右。盛唐距今一千三百年左右。 一千三百年有多么久呢?摄影大师郎靜山老先生
享年一百另三岁。 若郎老往回翻转十三世,就到了李白、杜甫、岑参、的那个时代了。 学会了 “以身丈史”的观念,唐代远乎哉? 不远也。

然而,在这短短的一千三百年,世事的变化可大得很。 唐代北庭大督护府的辖区里有个轮台城。 根据记载,轮台城是唐代在西域的交通,贸易,军事重地。
岑参在轮台城任判官时,写过许多留传至今的名诗。 轮台城如今安在? 众说纷纭。 有人认为在今日的米泉县古牧地。 有人认为在今日昌吉市的昌吉古
城。 也有人认为轮台城即是今日乌鲁木齐达坂城区的乌拉泊古城。  考古,我是外行。 可是从Google 的卫星地图看来,乌拉泊古城的南北都是天山山脉。
它比别处更像从唐玉门(即甘肃安西县城东 50 公里处的疏勒河岸双塔堡附近)出关,经吐鲁番,到北庭大督护府的必经之地。

我在阴历八月初,从乌鲁木齐,沿天山,东行。 我的目的是到轮台缅怀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歸》里的 “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山回路转不见君,
雪上空留马行处。”。  可能是近年全球暖化的缘故,到了乌拉泊古城时只需穿著一件夹衣了。 没见到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
千树万树梨花开。” 的景象。 古城附近的果园里,苹果和香梨结实累累。 此地自古盛产水果。 西汉的《西京杂记》里就记载了 “瀚海梨,出瀚海北,耐寒
而不枯。”。 瀚海就是这里的塔克拉玛干沙漠。 瀚海之北,天山之南,包括了库尔勒,乌鲁木齐,以及 达坂城,迄今仍是最着名的香梨产地。 香梨五月花
开。 岑参时代胡天八月即飞雪,大雪落在果树上,好似突然春风来了,千树万树都开满了梨花。 此景令人响往不已。 我在 New Jersey 的山里拍摄过大雪
后,“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风景。 
http://www.tulaoer.org/1-Poems/4-Winter/W024.html   我也在春天拍摄过梨花开的风景。 http://www.
tulaoer.org/3-Biology/P/Pear.html   因此,特别能体会岑参的《白雪歌》。

乌拉泊古城今已颓废,但是城垣基本还在。 城墙夯土而成,残高 2-7 米。 若干城角仍有角楼遗迹。 城墙东西宽 450 米,南北长 550 米。 为了不让 7 米
的高墙倒塌,每隔大约 20 米,横向筑了一个支持的墙,谓之 “马面”。 马面是个形象的名字。 城里的建筑物几乎全已风化倾倒成为土堆了。  

重庆卫视 CTV 有一个非常好的节目:品读:《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I2MTczMTUy.html     特此推荐。
1 of 2 pages
 古城招牌的后面是城墙。
近处的是古城的城墙  远处是天山山脉
马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