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山内
在太行山里,我遇到了一位老者。45 岁,看起来比 66+ 岁的我还苍老。 过了一辈子的苦日子使然。  他的大大爷,二大爷,四大爷全在太行山里打游击牺牲了。
他奶奶一次一次蒸了馒头和玉米面的窝窝头,烙了饼,放在篮子里。 游击队一经过,他奶奶就站在路边,塞食物给游击队。 不只他奶奶这么作,整个太行山脉里
的家家户户都这么做。 乡亲们跟游击队说些什么呢?  “好好打日本鬼子!替你爹报仇!替你哥报仇!替你妈报仇!替你姐,你妹报仇!”  老者的爹是老幺,
年纪太小,没有加入游击队。  抗战胜利之后,乡里因为他家牺牲太重了,安排他爹下矿采煤,有个固定收入,好奉养他奶奶。 就这样,他爹在煤矿里挖了四十年
的煤。 去年,老者把十七岁的儿子送到新疆当兵。 我遇见他的前一天,老者刚寄了一百斤的家乡薄皮核桃和二十斤的野花椒给儿子。让儿子部队的弟兄们都晓得
家乡的人记挂他们。 好好当兵,为国家尽忠。 我听着听着忍不住地潜然泪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NhwfXyB4N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cYUc8Cuy5Q(游击队歌)

日本鬼子多次来清乡,来大扫荡。 满天的飞机丢炸弹。 抗日时期,华北有个顺口溜:“(北)京油子,(天津)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  替日寇助虐的当然
不只保定府的伪军。邢台,邯郸也都有汉奸狗腿子伪军。 每次的清乡,扫荡,轰炸,都是由汉奸通风报讯给日寇的,都是由狗腿子带路的。 南京汪精卫的汉奸
伪政府有多么邪恶和惨无人道啊!

在山里,我看到好几个荒废了的土坯房子和有墙有大门的废墟。 上面有 “光荣烈属” 的标记。我们的烈士走了。光荣的烈属们也离世了。 留下来的,是一些废墟
和被烈士们保护的你和我。


写到这里,我再次出示最近台湾的新闻给各位:

ZT:
据台湾TVBS电视台 10 月 25 日报道,台“国防部长”高华柱 24 日称,由于“驻日代表”已被召回,台“外交部”也要求暂停与日交流活动,因此一切活动都要等与
日关系和缓之后,才会按照年度计划执行。有台“国防部”官员私下称,“台日情报交流会议至少 10 月不会举行”。

据台媒报道,对外军事情报交流是台当局提升军事实力和扩大国际影响的重要手段,
除美国外,日本也是台积极争取的重要交流对象。早在李登辉时期,台湾便
开始与日进行 “安全互动”,民进党上台后双方的情报交流更加密切。2003年1月,日本派遣陆上自卫队退役少将长野阳一到台北的 “日台交流协会”,专责与台军事
情报交流,台则 “对等” 地派出“国安局”一名中将常驻日本,掌管与日的情报交换,这不仅拉开日台互派高级军官加强情报交流的序幕,更使双方情报交流加速。
每年10月固定在日本举行的 “台日军事情报交流会议” 是台日军事情报交流的重头戏。该会议一般为期 5 天。根据约定,台方要向日提供解放军南海舰队与战机
部署情况,日方则负责向台提供解放军东海、北海舰队情报。不过双方交换的情报根本 “不对等”。台《联合晚报》称,由于近年台积极向美采购 P-3C反潜机,
日甚至在情报交流中拿P-3C的技术指令等根本不算情报的资料来 “交流”。

蒋中正,毛泽东早就都死了。中国人早就应该一笑泯恩仇了,可是有人偏不。我们服兵役时的 “仇匪恨匪运动” 继续到了今天。 台湾竟然还有那么多人信这个。
马英九要争取向日本鬼子提供解放军南海舰队与战机部署情况。日本鬼子没拿他当回事。 谁会拿狗腿子当回事?

ZT:
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殺75周年紀念日。 台灣 “日本交流協會” 13日晚在台北市國賓飯店舉辦  “日本天皇陛下誕生日慶祝酒會”。 台湾 “立法院長” 王金平、
“外交部長” 林永樂、“亞東關系協會會長” 廖了以、 “國安局長” 蔡得胜、“台聯党” 主席黃昆輝等均出席致賀,并 “舉杯預祝明仁天皇生日快樂”。
 

有马迷为马英九辩护,说马管不了下面人的个人自由行动。   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 曲士何其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