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鲁番的黄昏
吐鲁番之美,在于喧嚣的游客们都上了回乌鲁木齐的汽车之后。

夜幕开始下垂了。 维吾尔族的女人挽着装满了熟透的葡萄的篮子,从葡萄园里回家了。 她们爬上了高大,四面露孔,泥砖砌成的的房子里,把葡萄挂在通风
的架子上,慢慢地阴干。 上等的葡萄干都是这样阴干制成的。  晒干的葡萄卖不到好的价钱。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c4NDM3MTY=.html

月亮从苏公塔的背后慢慢地升起来了。 http://baike.baidu.com/view/21643.htm    

维吾尔族的妈妈站在巷口,吆喝孩子们该回家了。 可是,孩子们正忙着逗拿着照相机的我,谁也没空理会妈妈。

眼看着,一道白云从葡萄园里冉冉地升上来了。 过了一会儿,它静止在葡萄园的上方,那儿也不去了,像是要呵护这一园子的葡萄似的。

趁着落日的余晖,农家勤快地从地里拔了白菜,装了一车。明天一大早要拉到市场卖呢。

太阳沉到远方的天山的下边了。 吐鲁番和它有两千年历史的高昌荒城在晚霞和月华下,又开始了一个安详宁静的夜晚了。 

我的福气好,今晚就在这里过夜,呼吸着吐鲁番的星光。